好讀副刊

【梅花觀】浴缸

已故董事長應該是親自拍板才敲定辦事處要作如此設計,那個彎彎的吧檯、厚重舒適的巨大沙發,以及其他燈光擺設可能全是他想要的可供休息安樂窩。但他萬萬也沒想到,五十餘年後,此處竟成其後裔的反攻敵方“腹地”。

每次一看到兩個老兄弟甫結束他們倆的“你儂我儂”對決後,便得立即抓緊空檔,找老董事長簽名去。

Advertisement

我們之間對話總是這樣簡潔的一問一答:

“ 下午好密斯特嚴,我現在可以見你簽名嗎? ”

向來對員工惜字如金的董事長,通常只有單字回應: “ Come(來)。 ”

進去後,除非得到他開金口叫我坐下,識做的OL只會一直站在他的偌大辦公桌前,等他在議案上簽名。

看着他謹慎地閱讀議案後才以鋼筆簽名,而且那簽名式是簡單得任誰都可以模仿得惟妙惟肖的清湯掛麵型,即使在1975年剛踏入險惡的職場沒一兩年的新鮮薪水人,也覺得眼前這名神秘的董事長深不可測。

一個面少歡容且加上寡言的大老闆,於M公司創立時年約43,到辦公大樓落成於1968年時年已53,究竟為何辦公室內竟有個小型夜總會的裝備?這若不是依他的意願為其而設,任誰也想不到有此出乎意料之外的非實用裝潢。

隔間迄今絲毫不變

1975年的年輕OL,初見到私家夜總會曾是如此的大驚小怪。自2002年開始,老董事長因年老且健康問題絕跡他的神秘架步後,老成的OL亦不再踏進此房間索求他的簽名,那間幽暗的夜總會格調辦公室,也從此無理由再進去,可那震撼的記憶卻永遠存在。而老成的OL依然不解正當商賈模樣的董事長,為何將貌似供作尋歡作樂的私人架步建到堂皇的辦公大樓來。

加入M公司若干時日後,有天2樓的洗手間需作疏通,便走上3樓的洗手間。推開門之際,眼前竟然出現個漂亮的粉藍色橢圓形浴缸,堂堂正正地建在辦公大樓的3樓女廁裡。

小OL的驚異,不小於在董事長辦公室初看到吧檯厚沙發織綿窗簾那樣,更對這種匪夷所思的異於常規裝備深感好奇。

供泡泡澡的粉藍浴缸建造於女廁裡,而隔牆就是董事長辦公室,到底是哪位或哪些女性會到此泡澡?

辦公大樓迄今仍絲毫不變,所有的隔間還存在,與1975年7月1日那天仍相差無幾,特別是那間對已老去OL不再陌生的董事長房間。

大公子帶領眾弟妹在2012年9月掌控M公司後,董事長辦公室便成為他們與師父幾人最隱密的商談地方,就連幾十年來從未有機會坐在那些裝潢古典大沙發的“番生”OL,也有幸獲邀坐在上面密談後續動作。

取得公司掌控權僅為初步勝利而已,接下來那3年裡所發生的事,才是傷神且勞心勞力的苦差。

死過番生的OL與一眾嚴氏兄妹坐在此前從未踏足的私人架步一隅,不僅只感慨萬千,也深嘆命運之難測與人生之荒謬。

已故董事長應該是親自拍板才敲定辦事處要作如此設計,那個彎彎的吧檯、厚重舒適的巨大沙發,以及其他燈光擺設可能全是他想要的可供休息安樂窩。但他萬萬也沒想到,五十餘年後,此處竟成其後裔的反攻敵方“腹地”。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