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油水

當場啟用身上的人肉計算機一算,T公司成立於1971年,到了1978已過了整整7年,每個月若維修費以保守的5000令吉計,便是超過42萬。這麼多的油水,真是肥死。

阿廣生在移民華埠前,已經預先通知我他將向老爺子提議,推薦初入職場的小OL接任他的會計部統領職務,還問願不願意增加這份工作。

Advertisement

反正自己由於工作量少而投閑置散,整天心思思想另找可供大展拳腳的出路,當然滿口答應。

不知是否給幼齒OL打氣,阿廣生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呢個老闆雖然唔係好大方,不過公司穩定,你份工會相當有保障。”

小OL聽到此話後,覺得有些好笑,心中暗想:“什麼工作保障,大不了不是蟬過別枝,反正自己有兩張文憑,難道這一生就和這樣的家族公司共存亡?”

不過礙於禮貌,我向這名以為我會從一而終的同行笑着點點頭。

得他大力推薦,老爺子便讓我接手他認為屬於最高機密的會計部,從此讓我開始覺得有學以致用的感覺。

初進職場的小OL一心只想着舒展平生抱負,從未想過那是領着一份薪水做着兩個人的工的錙銖必較問題,所以完全沒去想及那是被老闆佔盡廉價勞工便宜那方面去。

反而是家中老母一聽到懵盛盛的最小女兒看上去像升了職,第一句話便問:“有冇加你人工?”她操的當然是她一生只會說的台山端芬母語。

滿懷興奮的職場新丁聽了錯愕:“唔知道喎,老闆冇提喎。”

老母聽到沒有為自身爭取權益的呆女回答,立即便義正詞嚴地教訓:“同你老闆講,你一個人做兩個人嘅工,不給兩份薪水,至少也要加薪!”

呆女聽了眨眨眼,心中盤算如何要向老闆要求加薪,因為這種講錢傷感情的事,廿多年來從未做過。

一份單據分兩次入數

當然是不會自己上門去要求加薪,那麼喪失自尊的事,年輕OL實在是做不來。

後來確是老爺子自動加薪,那也是幾個月後的事。

來到接手會計部後第一個M公司集團的財政年終,審計師要求所有與集團公司有生意來往的商號證實賒欠數目。

當時的會計主任蜜色斯丘面有難色地對我說:“T公司唔可以簽呢張confirmation letter(確認函)。”

我當然好奇:“點解吖?”

蜜色斯丘呶着嘴解釋:“咁多年來都係咁。”

本來已一頭霧水的入世未深OL,聽到此話就更加一頭霧水:“點解咁多年來都係咁吖?”

“因為M公司入曬所有嘅羅裡修理費落公司數後,又複印同樣嘅invoice(發票)畀T公司,不過發畀T公司嘅所有invoice就冇再入番M公司嘅數。”

嘩哈哈!原來令阿廣生齒冷的一份單據分兩次入數的來龍去脈是如此。然後是根據單據入賬的T公司,每月表面上是付還給M公司的羅裡維修費,其實收取現款的是老爺子。

真相終於大白。廿來歲的OL,世面確是見得不多,立即讓這樣高明的創意會計嚇到。當場啟用身上的人肉計算機一算,T公司成立於1971年,到了1978已過了整整7年,每個月若維修費以保守的5000令吉計,便是超過42萬。這麼多的油水,真是肥死。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