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水磨

曾經用手撫摸14區房子的水磨石地面,發現竟然是大幅大幅的面積,覆蓋着整個大廳和所有房間,看不見也摸不到任何接縫,因此並非是由一塊塊方磚砌成,而像是傾倒入液體鋪就才能如此天衣無縫。

只不過自麒麟臂男第二次勘地後便毫無下文,連個最簡單的短訊都沒有,已經將失望當成新常態的白頭宮女,也就不再企望,在看似遙遙無絕期的行管令下靜靜過日子,偶爾冒冒險偷偷去大宅上班。

Advertisement

MCO其實也不允許上班,不過關乎這樣至關重要的買賣,即使大公子不下令,小的仍然會自動自發地做好本份。但其實也沒有什麼可做,因為連銀行都閉門謝客了。

以為就這樣繼續過着死水般的日子,豈料那名好比潛力股的紋臂仲介,在三個星期後突然來郵,除了貼心問候,還說隔一兩天要重返看地,另外還帶着香港買家的本地代表同來。

4月29日那天下午,來的正是慈眉善目的年輕代表。更重要的是,四十上下的他竟然看得出辦公大樓是當今所存無幾的五六十年代建築,對花紋設計精緻的水磨石(Terrazzo)地磚大感驚奇,不住地讚嘆:“Terrazzo!這種地磚早已經消失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office building(辦公樓)還有這種地磚出現!”

同樣對水磨石着迷的OL一聽到如此讚嘆,便開心地接話:“不只整座辦公樓都鋪上Terrazzo,就連我們公司所擁有過的住宅房屋,一律都採用Terrazzo當地磚。”

這種磚永不過時

說到此處,曾經見過公司集團前些年還意氣風發擁有屋業無數的白頭宮女,不禁眼眶微微發熱心中黯然。那些寬敞美麗的老房子已全部轉賣他人,包括從前那34年當中所居住過的三間公司房子,都已經沒有了。

由於只有我們三人,所以只在底層的小會議室商談。見到買家代表對高齡但狀況仍然維持得相當好的大樓興致勃勃,另外還有在買地後準備將整座辦公樓保存下來以作自用的打算,OL便索性向他們介紹大樓所用的建材。除了現今罕見的水磨石舖地外,連所有辦公室房間的隔牆板、房門以及辦公桌和原裝櫥櫃,一律都由工匠用柚木特別打造,到了今天仍然堅固無比,也沒有白蟻的問題。

識寶的買家代表欣然而笑,連連點頭稱好。OL便順勢指着走廊兩旁的柚木隔板和那些同一色系的房門,強調說:“這些都是本來便有的隔間,同樣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了。”

他依然對水磨石地磚顯得很留戀:“這種磚真的永不過時。”

想到在從前那些興啊旺啊發啊的富足歲月裡,同樣有很多訪客對這座古風陣陣的辦公樓感到好奇,甚至覺得不可思議,有的甚至是負評:“你們竟然還保存這麼古老的東西?”只差“唓唓嘖嘖”沒有說出口而已。

但死心眼的OL已經覺得被冒犯。吾非藝術家,對建築學更是一竅不通,但為何我打從第一眼看到水磨石地磚就覺得美?自小也覺得黑白方格的水磨石地磚美到不行,難道是來自前世的美學經驗?

曾經用手撫摸14區房子的水磨石地面,發現竟然是大幅大幅的面積,覆蓋着整個大廳和所有房間,看不見也摸不到任何接縫,因此並非是由一塊塊方磚砌成,而像是傾倒入液體鋪就才能如此天衣無縫。到底從前那些偉大的工匠是如何做到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