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曙光

聽他這麼說,證明他對這一大片平坦的寶地還滿意,令已經連番吃詐糊的OL暗自欣慰,希望這名來頭不小的投資專家能夠玉成好事。

當然對這名年約40的大隻佬感到好奇,於是OL邊瞄了瞄這位穿上灰藍色緊身T恤,短袖下露出一雙不知紋上何種猛禽野獸的麒麟臂壯男,邊問他道:“你在香港和漢堡都有工作室,那麼這次在COVID-19期間怎會來到這裡?”

Advertisement

紋臂的大隻佬搖搖頭輕笑了一下,顯得無奈地說:“我在上個月回到來吉隆坡,因為香港和歐陸到處都有疫情便一直沒能離開。如今也還不知道會逗留到什麼時候。”

未見面之前,通過電郵簡介已大概知道他的來歷,是一名總部設於香港的投資諮詢公司總裁,主要客戶是高產值中國大陸人。所提供的服務,包括在全世界的各大城市購買高產值產業,其中包括葡萄園、精品酒店以及私人小島。

如此相當驚人的履歷表,當然具有說服力,於是即使還未見面,也已讓信心漸失的白頭宮女,重新燃起“終於有個靠譜的買家來了”憧憬。

一眼就望到天涯

見到面後,發現是個看得說得又有見識的高大威猛體面男子,是香港人籠統歸納為“南亞人”的本地同胞,又加多了幾分信心。

在他要求之下,公司僅存的守地人阿布峇卡加上我,便陪着他去辦公大樓後面那塊除了發電站就別無其他建築物的荒地巡視一番。

那幾天幾乎每天都下雨,從前是廠房遍建的廠地,如今碎石和沙粒散滿荒地且水漬處處,即使阿布峇卡每個月施放兩大桶殺草劑,不需春風吹也生機勃發的野草依然長得十分茂盛。

我小心地抬腳避開水窪,下午三點多的太陽依然兇猛,透過太陽眼鏡觀望眼前仿彿無窮無盡的荒涼景色,原來一家曾經雄據整個馬來西亞化學工業的老大,可以死得如此不着痕跡。若非前門依然保存着公司招牌,任誰經過都不會想到此荒地的前身是家化學工業巨擘。

阿布峇卡盡責地陪着這名看來做事也十分認真的潛能買家代表,一路越走越遠直到荒地的盡頭。OL在大太陽底下熱得踱來踱去,認為沒必要陪走,因為一眼就望到天涯,完全沒有什麼可看的。

雖然太陽底下舊物已蕩然無存,聯想到的無非儘是些傷心事,可是為了盡責,還是冒着大熱天等他們環遊整片除了野草和砂礫便空無一物的荒地回來。

紋臂男走回來時已滿頭大汗,但他顯得愉悅地說:“我已觀察過整個地形,看上去很好,等我明天再與你聯絡,因為需要你提供地形圖和地契副本。”

聽他這麼說,證明他對這一大片平坦的寶地還滿意,令已經連番吃詐糊的OL暗自欣慰,希望這名來頭不小的投資專家能夠玉成好事。

收到我發給他的資料後,讓OL對他有信心的紋臂男寫了封簡訊致謝,最讓以為遙遙無期總也看不到盡頭的OL開心的是他那句話:“我會為那名客戶提供一份美好的報告(Nice Presentation)。”單單那兩個字,就讓苦等救星的白頭宮女仿彿看到一線曙光。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