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放逐

待看到兩名在化學系畢業的同學,也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去了新加坡教書,而且聽說待遇比這邊的教書先生高出很多,菜鳥OL開始有些動搖,想不如自己也姑且試試。

哥拜也麗人於1975年初離開此地去了新加坡,肯定不是因為匯率以一敵三的原因。那年馬幣尚和新幣掛鉤,所以價值相等,絕對沒有任何匯率差異的利益。她去了彼岸,應該不是這個原因。

Advertisement

殊不知可能已被英國阿伯羅治的很毒很毒的檄文點名射擊到的沈氏,在哥拜也麗人飛過去南方的小島國後不久,便也悄無聲息地離開。聽善良阿姨說,同樣是去了新加坡。

“莫非是去尋訪那個讓他生螆貓入眼的窈窕淑女乎?”菜鳥OL雖然在職場是人人都可欺之的新雀,對君子好逑這種事,倒是相當有經驗,這都拜從小就飽覽家中高達幾呎的三毫子愛情小說以及數之不盡的你追我逐情情塌塌電影所薰陶。還有在小學時代看過的一部粵語片,恰恰就叫做《君子好逑》。

待看到兩名在化學系畢業的同學,也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去了新加坡教書,而且聽說待遇比這邊的教書先生高出很多,菜鳥OL開始有些動搖,想不如自己也姑且試試。

看到報紙上有個合乎理想的職位,就寄了附上履歷和照片的求職信過去。那封信寫得神采飛揚自信滿滿,充分演繹了何謂“平凡的軀殼裡流着驕傲的血液”這句看上去似褒其實是貶名句的精髓。

後來她給一名親密的同學看她自撰的樣板求職信,同學看後發出諍言:“這也太洋洋得意了吧?”

被菜鳥OL看中的是一家位於新加坡金融區的國際唱片公司,他們徵聘的是財務總管一職,該是個屬於最高管理層的職位。

初出茅廬且自視甚高的菜鳥,一心只想着往上爬,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斤両,便不知死活地投書過去,還想着不久後便會有好消息,對方會付上來往旅費讓她飛過去面試。

真是想得美。那也是僅有的一次坐言起行想在小島國找工作。菜鳥OL最想長住久居的小島,其實還是自己的家鄉。但也不成。那也只能怨生不逢時,七十年代中期家鄉的工商業仍未起飛。若是晚生一二十年,命運肯定不同。

闢出小房間

最接近家鄉的工作機會,是一間位於玻璃市加央新成立不久的水泥廠。面試後接到聘書,發現又是助理會計師,而非可以獨當一面的會計師,與理想中的職位差了一皮,雖然薪水比起在英資公司高出一倍,又在姐姐媽媽們齊聲反對下,便毫無懸念地拒絕赴任。

她們異口同聲的反對理由,同是一個:“那個什麼加央聽都沒聽過,聽說唐人也沒幾個,有什麼好去的?”

雖然菜鳥OL還想為自己增加一點形同放逐的理由:“可是那邊離檳城很近,我每個禮拜都可以回家呀!”

這個理由雖很合情合理,不過認為自己還有更多和更好機會的職場菜鳥,還是選擇暫時留在英資公司。

走了一個似乎對整個會計部沒有實際貢獻的高級會計師沈氏後,豈料原本已坐滿了人的部門,卻又有大動作,憑空在善良阿姨前方的小空間闢出一個三面玻璃的小辦公房間,令人人都在好奇誰將會進駐。既然有個私人房間,此人想必是什麼高級別的新人王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