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梅花觀】摩莫

2012年3月,僧伽羅人率領我們一行八人同遊她的原鄉斯里蘭卡時,從獅子崖下來那天,她顯得情緒低落地對我說:“我不應該來這裡,我真後悔。”

Advertisement

那時她早已發現身上有腫塊,只是仍未證實屬良性抑或惡性。

2012年1月間,她顯得悶悶不樂地說:“我這裡好像有些不妥。”她按着右上胸說。

那時她由於被RM咯咯視作他們所謂的“OL黨”成員為由,我一離開便立即遭他們除之而後快,過後便接受仄古茱麗雅邀請,加入她主導的非政府組織當半個義工。

所謂半個義工,便是只拿遠低於她從前在M公司所領的薪水,也無任何醫療福利,但工作範圍和時間卻無上限,連假期週末有時也得無償上班。

心懷歉疚

我知道僧伽羅人的近親家族有遺傳性癌症,其母、姐姐和年方30的侄女都有此病,且已喪母喪姐多年,一聽此話便大為緊張:“趕快去醫院做詳細驗查吧,不要再等了。”

她卻不置可否,只淡然地說:“再等等看,有時這裡的腫塊會自己消失。”

見她執意不去,我也暗中明白:她已經離開M公司,沒有任何醫藥福利,本身也沒有醫療保險,若真的檢出有事就要停工治療,這不僅會失去收入,還需大筆醫藥費。而丈夫又是個晃來晃去的無業逍遙派,三名孩子的經濟能力仍未穩固,以她一貫的待人態度,便是不要去為別人添麻煩,即使是自己的兒子女兒也不想他們擔憂。

就是自那刻開始,我覺得自己辜負了她。因為無端被視為“OL黨”成員,被那伙冷血的爬蟲類幹掉,還一直拖欠着一筆一千七百令吉的餘薪,久久都不願付清給她。

如果不是我臨崖撒手,鐵了心留下來與那伙爬蟲類對着幹,再拖個一年半載,這樣僧伽羅人就能得享公司的醫療福利,早早獲得治療,歷史會不會可能改寫?

依據那些年公司為員工所提供的福利,除了醫藥費,還另外享有6個月的有薪病假和另加半年的無薪留職假期。

因此我一直對僧伽羅人心懷歉疚,她真是被我害慘的池魚。

無能為力

所以2012年的我不只一次向她道歉:“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仍會好好的留在公司。”

她立即抗議:“不關你的事。如果不是你,我也進不了公司。他們那種人,遲早都不會放過我的。”

那些年,開着一輛掛名土著公司的“官車”跑遍整個馬來半島的珊霞,是咱們仨“一個馬來西亞”的鐵三角之一,知道僧伽羅人懷疑自己生病卻又鼓不起勇氣去求診,便在某個週末下午帶領她去見一名在巴生的甘榜爪哇“開壇作法”的巫醫看病。

未去前,珊霞對我說:“這名摩莫(Bomoh)很有名,會看病開藥方,我也去給他看過。”

既然艾琳娜本身也病急亂投醫,我雖對“不信蒼生信鬼神”不大認同,也不便發表反對意見。

來到星期一,在辦事處見到僧伽羅人,我便趕緊問她:“你去見了珊霞介紹的摩莫嗎?他說了什麼?”

她幽幽地答:“見了。他叫我立刻去看醫生,說他已無能為力。”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