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小菜

證據會說話,單單老爺子在2009年挪用M公司500萬現金去資助RM的S公司那筆賬,已足以構成嚴重的失信罪。

老爺子不知會否對老實和尚信徒直言不諱的OL從此暗生恨意,永遠將是個謎。

Advertisement

不過身負金融偵探任務的香港師父,聽到OL重複給他聽曾對老爺子說過的不中聽的話,立即就發判詞:“No wonder he wanted to sack you”(難怪他要炒你)!”

不知師父說的是實話抑或是開玩笑,我的反應都很大:“閘住!閘住!係我自己唔撈,佢並冇炒我!”

師父促狹地笑了笑:“都係一樣。”

確是。到了2012年,過往37年的所謂顧傭情誼都已經恩斷義絕,因此必須要用上全副的精神力量,還要每日工作至少十一二個小時,去找出可以讓他以及整個爬蟲類家族不得不屈服的死穴。

那副由1992年操作至2007年的會計系統,雖然已棄置足足5年,可是保存總賬(General Ledger)檔案的伺服器狀態還是保持良好,那過去16年來老爺子挪用M公司的資源來擴大他私下擁有公司的證據,都絲毫不差記錄在案。

因遭受RM的頭號鷹犬馬丁張脅逼而辭職的澳洲畢業會計師露露,在2012年11月同意回巢,從已廢置的舊會計系統中翻印出16年來的總賬檔案,論重量超出10公斤。

一份單據分兩次入賬

看到那高逾3尺的歷史瑰寶,我高興得對師父說:“好嘢!呢啲就係證據嘞!”

師父也眉開眼笑,因為證據會說話,單單老爺子在2009年挪用M公司500萬現金去資助RM的S公司那筆賬,已足以構成嚴重的失信罪。

RM那方可能已聽聞有個來自香港的金融偵探在搜尋他們“洗腳唔抹腳”的證據,所以在2013年7月出其不意發難,推老爺子出來,單方面向高庭申請將M公司清盤,以為公司一清盤,便不能向他以往濫權失信的行為追究。

當然,因為有存檔於電腦系統中的證據,大公子兄妹這方的反清盤訴訟得以成功,兩年後老爺子那方不得不將他手上的M公司股權出讓,糾纏超過3載牽涉廿多宗官司的法庭大戰才得以落幕。

師父和我兩人合共四目,日夜爬梳那高逾數尺厚達幾萬頁的檔案數據,也不知如何熬了過來。OL由於過去卅多年一直在這些數據中浸淫,化解這些舊資訊當然只是小菜一碟,但難為新丁師父怎能消化得了。即使是大公子,他也永遠搞不清楚M公司和T公司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從公司結構上來看,M和T確實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事實上T是由老爺子一手操控,那兩名股東和董事只是由他委任的代理,而且都是M公司的員工。

阿廣生在七十年代末向幼齒OL所發的“一份單據分兩次入賬”牢騷,當時他不肯詳加說明是什麼一回事,後來也就明白了。原來老爺子是利用M公司和T公司各有不同的財政年之縫隙來瞞天過海,而M公司是運輸車隊的擁有人,但T公司雖是物流公司,卻連一輛羅里也沒有,所有車輛都是每月向M公司租賃,還需負起一切的修理運作費用。於是買一開二的機會來了:M公司自身吸納全部的羅里維修費用,另一邊廂卻把同樣的維修單據影印一份,交給T公司去二度入賬。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