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好毒

英籍阿伯果然貫徹他們民族的“上唇僵硬”作風,別說開轟趴與民同歡,連話也極少,終日躲在自己的房間裡不知做啥。

直至有一日善良阿姨突然饒有深意地對菜鳥OL說:“呢個Roche好毒!真係好毒!”

Advertisement

英國籍阿伯羅治那年看上去至少已高齡50,一張長得似馬般的臉從未露過笑容,和電影中那些stiff upper lip(上唇僵硬)的英國老紳士同一個款。

他到來後,菜鳥OL聽到善良阿姨透露一點有關英國阿伯的背景,說他剛從他老家大不列顛的前殖民地印度那邊派來,並無家眷同行。

英資公司提供給他的宿舍,也是猶太人曾經居住過的那間位於白沙羅高原的洋房。年輕未婚且性格也貪玩的猶太人,在菜鳥OL與他同在的那短短大半年內,就曾邀請過一班同事在那間大房子裡開轟趴,包括馬來和印裔同仁前來同歡作樂,除了滿滿長桌的自助餐,還有如流水般的汽水和啤酒供應。

若非親眼目睹,職場菜鳥尚不知道外派的職員竟然獲得此等想像不到的福利,除提供漂亮寬敞的花園洋房之外,另還有一名負責起居飲食的專業Amah(傭人)一天到晚侍候着。

如此這般供養着這些遠派南洋的西來高人,是八十年代前幾乎所有外資公司的操作模式。大概這樣既可讓總公司有最終的直接決策權,又可限制外派僱員的合約時期,若其表現不如預期便可隨時調走。這不像請個在地人那樣需按照當地的僱傭法令行事,凡事都需依據程序。

作為中級執行員,菜鳥OL完全無權一窺英資公司的財務報告全貌,全年的營業數額以及盈利多少當然也無從知曉。惟自從那次銀行超支驚魂記之後,“堂堂大公司沒有錢”這個陰影,就成了小小中級執行員的擔驚受怕負擔,生怕一不小心就會再次犯錯。

如有海南人阿丁到班,至少他會每次在發出支票或收到入款時立即更新銀行戶口賬簿,有錢沒錢都會一目瞭然。但他偶爾會請假,那時菜鳥OL就得身兼二職,當起代理出納員。

人肉提款機

最讓這個臨時拉伕代理出納員難為的,是英資公司竟然允許一個個經理可以隨時隨刻派自己的秘書到出納員的櫃檯來,用自己的私人支票換取現款,簡直當公司出納員為人肉提款機。那個制度可謂是銀行提款機的先驅。

有一回不知是否看走了眼,在菜鳥OL兼任代理出納員那兩三天,計算錢箱的現款和收進來的兌換支票時發現少了150令吉,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何以如此。但少了的數目就得填上,於是沒有功勞也沒有苦勞的職場菜鳥,只好忍痛大破慳囊自補破洞。

既然公司極缺現金,且聽到善良阿姨偶爾會透露一點口風,菜鳥OL在公司時的那個財政年已出現虧損,但為何還要一而再再而三派個耗費大量金錢的“自己友”過來坐鎮當財務總監,他們都不清楚本國的公司法令和稅務制度,到底能為公司帶來何種利益?

最合理的解釋,大概就是這些大不列顛大寶號並不相信他們的前“被殖民者”。

英籍阿伯果然貫徹他們民族的“上唇僵硬”作風,別說開轟趴與民同歡,連話也極少,終日躲在自己的房間裡不知做啥。

直至有一日善良阿姨突然饒有深意地對菜鳥OL說:“呢個Roche好毒!真係好毒!”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