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大佬

聽到炒得一手天下無敵蝦仁炒飯的阿芳,為了省工夫而改售流水作業的所謂過碼釀豆腐,不禁讓這個正宗釀豆腐迷為之惋惜。

如果能夠做到求求其其吃那種工廠釀豆腐,又何必巴巴地開車去到幾公里外的17區去吃,倒不如就在近在咫尺的老城區巴剎買回去自己下鍋,豈不更加方便?

自此之後,多年來為“甜蜜的負擔”奔波操勞的解決師,也不再打電話來,好像已自人間蒸發。我自己忙得焦頭爛額,一直到2015年終方能喘一口氣,根本也無暇兼顧其他。

2019年8月,有一天我開車上班,剛出到面向大街的十字路口,驟眼就看到自從在2013年初被遣散後便與萬能老倌一起工作的公司前技工黃金強,吊兒郎當的從那棟大概住了兩三戶人家的老房子走出來。這才醒悟曾共事卅多年的前同仁,原來就住在這裡。但那時已是上午八點多,如他也仍在雪邦工作,這時候就不會衣着隨便在屋外晃蕩。莫非他已經退休?

隔了幾天後的某個工作日中午,又再看到黃金強身穿汗衫短衭在道旁行走,一副悠哉閒哉的模樣,坐實他已經不必往返將近六十公里外的雪邦捱世界了。看到他,當然又想起他的拍檔解決師,不知刻下又如何?

回到大宅上班後,見到朱麗亞正坐在她的電腦前吃飯,我想到已經煙消雲散的阿芳住家釀豆腐,便說:“頭先我又見到黃金強晌佢屋企前面行嚟行去,應該係退咗休,唔知阿張水滿重有冇做呢?”

張水滿即是萬能老倌。

“唔知喎,好耐都冇聽到佢哋嘅消息

 。”正在吃飯的朱麗亞悠閒地在聽着收音機舊曲廣播,含糊地回應我。

公司競爭對手竟然來電

就在2019年11月4日下午兩點半,我桌前的辦公室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這倒是罕事,因為這時候極少有電話打進來。

是把陌生的女聲,但她的自我介紹反令我驚訝,因為來自曾經是公司死對頭的競爭對手,一家在業界名為“大佬”的上市公司。

該女士自稱是“大佬”的人事部經理,想要為一名向其公司求職的男子作背景調查。她說出名字時,也讓我有些意外,因為是已經辭職將近四年的工程師BC張。他在2016年初離職前聽說已找到另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後來便不再有他的消息。

OL私下覺得“大佬”從前一直將比他們小的M公司壓着來打,並曾恫言要通過壓低產品價格將我們一舉擊垮,我又何需為他們這種奸商篩選好員工?

但如若不實話實說,只以一句“No comment”(不欲置評)推搪,卻又斷了前同仁的求職之路,所以還是乖乖遵從良心驅使,為人品操守都相當優秀的BC張美言一番,希望他在這家曾與咱們不幸的孔雀世家鬥個你死我活的死對頭公司找到新的出路。

放下電話後,我向隔座的朱麗亞苦笑: “BC張竟然想過去大佬公司嗰邊做工。”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