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土庫

想到自己暌違多年後有機會回到自小成長的島嶼安居樂業,且工作地點又是她喜歡的舊關仔角和渡輪碼頭那一帶,又怎會由於粉紅男的諸多阻撓不放行而輕易放棄?

不惜冒着與粉紅男對着幹的顯而易見風險也要飛回去面試的上市公司,就坐落於土庫街那一帶的某座五層樓高典雅潔白建築內,觀察其外觀設計和建材,估計該有至少半個世紀的歷史。

Advertisement

一見到“可能的未來僱主”的上班地方就是這座殖民地時代的有故事建築,且地點又是自己在19歲前最熟悉的海墘土庫街這一帶,菜鳥OL心中就更感興奮,以為長伴家鄉與親人的願望,一畢業後不到3年就會實現。

菜鳥OL喜歡老房子的猶似怪癖喜好,是自小就如此,尤其紅毛路那一帶的庭院深深幾許的豪門大戶宅第,更是觀之不厭。中學時,常會趁着難得的偷來時間,逛到七十二家房客老家宅巷子後的聖喬治大教堂瞻望,因為太美了。伊麗莎白女王在五十年代“南巡”這個仍屬於大不列顛的殖民地時,就曾駕臨此座教堂禮拜。自中五開始,她更會遛去教堂後邊隔鄰的州立畫廊看畫,順便也帶了幾本書去溫習功課,其實是想進去看那幾座清清幽幽的宏偉壯觀的白色老建築。

搬家前最後一次上畫廊,卻發現那天竟鎖上門,讓仍未成為菜鳥OL的中五生大為失望。正在望門興嘆之際,剛巧在門外走廊遇到兩名年輕的馬來職員,其中一人對她說:“Sorry,今天關門了。”

她本能的反應是:“為什麼關了?”

其中一位答非所問地回她:“因為就是關了!”

然後兩個年輕傢伙大概也覺得這麼答不像話,對視笑了起來,答話的那個還重複自己說過的話:“因為就是關了!Hohoho!”

然後自那次後,他們一家從此就遠離喬治市,遷到斯時寸草不生油漆仍未乾透的青草巷新房子去。

想到自己暌違多年後有機會回到自小成長的島嶼安居樂業,且工作地點又是她喜歡的舊關仔角和渡輪碼頭那一帶,又怎會由於粉紅男的諸多阻撓不放行而輕易放棄?還好自己站穩立場,正如廣東話所說的“幾歹就幾歹”,才能來到眼前這個好地方。

面試官看似平易可親

雖是著名的上市地產公司,但面試的房間卻是堆滿檔案文件的辦公室,而不是一般窗明几淨別無他物的面試房。

那日的面試官名耶哈耶,案頭上的姓名牌座是財務董事,約四十來歲,卷髮且聲音柔和,穿上寬鬆的長袖峇迪襯衫,一點也不像一般西裝筆挺正襟危坐的高層領導人。

如果有這樣看似平易可親的人當領導,真是幾生修來的福氣,尚不知前程吉凶的菜鳥OL如此默默對自己說。

答過幾道和財務管控有關的問題後,本來心比天高的菜鳥OL,開始瞭解自己的不足,因為所給出的答案連自己也不滿意。

面試一結束,溫文的耶哈耶給了她一個信封,說是面試的交通津貼,讓她感到意外,因為曾經到處面試過幾次,從沒獲得此種福利。她忙不迭的謝了他便離開房間。

一走出來,卻意外看到比菜鳥OL低一屆的學弟KK在門外的椅子坐着,原來他也是前來面試。這小子平日能言善道,相當精靈,只是他和家人住在巴生的老家內,難道他打算反其道而行,想來這個與他毫無關係的城市尋頭路麼?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