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國庫

門一開後,咖哩太太勒茱米便邀我進屋在客廳坐下。OL一邊應對一邊環視四周,看見牆面仍然保持光潔沒有塗鴉或貼上海報,心裡頓覺寬慰不少。在這方面,賴租王至少沒有毀壞並未帶來任何租金收益超過一年的“負資產”,還算他有點良知。

Advertisement

何謂“負資產”?即是毫無屋租進賬的公寓,每月還得付上每方尺20仙的管理費,尚需繳納地稅、門牌稅和保險費等等開銷。

咖哩片導演的前老婆向我娓娓道出她想繼續租賃的願望:“我很希望你答應讓我和我的兒子續租,因為這裡環境好又方便,而且已經住習慣了。”

OL點着頭聽她的“陳情令”,心中也在加減乘除計算其中得失。若是就這樣中斷租約趕走他們,她的前夫所欠下的屋租肯定是一筆勾銷,而且若要另外委託房屋經紀另租出去,除了要付上至少一個月的租金當仲介費,另外尚不知需要耗時多久才能覓到新的租戶。

另簽租約

衡量過一輪輕重後,覺得讓咖哩太太續租可能也是當下最直截了當的辦法,不過就這樣放走那個賴租王,一輩子只會替老爺子精明算賬的OL,還是要繼續追問咖哩片導演的下落:“你們離婚後,就沒有見過面?知道他現在哪裡嗎?他欠我那麼多租,我一定要找到他。”

其實這種話說了也是白說。既然他已遷出公寓,並且連辦公室也已經搬空,這個像吃了成擔糯米飯的無為包租婆,還有什麼法寶去揪他出來?

蓋因咖哩太太一早已開宗明義說了:“先前的租約是我的前老公所簽,他欠你的租我不會代他還,現在是我和我的兒子與你另立租約。”

橫豎都是同樣結果,即是堅持要他的前老婆和兒子搬走或是讓他們另立新約住下去,那筆為數超過兩萬三千令吉的欠租都已追不回。倒不如佛系包租婆做到底,讓失婚的咖哩太太繼續安居下去。

於是我說:“讓你和你的兒子繼續租下去沒問題,不過要另簽租約,暫時只簽一年,你要預付一個月的租金和一個月押底錢。”

咖哩太太滿口便答應了,於是就此了卻一單煩了佛系包租婆一年多的房事。

平日所為之事皆是為老爺子計數,所以OL的吃飯傢伙便是算死草。自從升當包租婆後,每年的4月交稅時間一到,OL便猶似被割了一大塊肉般痛不堪言,因為要立即交上一大筆抽自屋租收入的個人所得稅。

由於租金收入屬於私人,不在每月扣除自薪水的個人所得稅之列,所以需在4月底前的死線一次付清。如今賴租王所欠的屋租已屬壞賬,這樣便無需交稅,而苦哈哈的包租婆也可省下將近六千令吉的所得稅。除笨有精之下,無能的包租婆的損失也只是一萬七,心中自然好過些。當然陪着小民蒙受損失的,是那些曾經與他們打過交道的兇神惡煞所得稅局端們,以及那個沒頭沒臉不知是誰在操控的國庫。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