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囍帖

老爺子對他這名最小侄子的關注,並不僅限於他的體重和壽命長短推算,他竟然還保存了肯尼於1985年結婚時的大紅囍帖,讓我在2013年6月25日下午如同發現值錢的古董般大為興奮。

Advertisement

那個發現,是我跟隨師父走上天台的儲藏室尋找重要文件時翻出來。即使已過了六年又四個月,到今日仍然不解“六月飛鎖”神秘事件的來龍去?:是不是師父入戲太深,才繪聲繪影說成是靈異事故。

這是在2013年6月22日上午,興沖沖的師父對我說的話:“上個星期五,天空響了一記猛雷,天台上面的儲藏室鎖頭,就突然飛墜地上。”

向來只對數字才會興奮的OL是徹頭徹尾的現實主義者,雖對師父十分尊敬,卻不大相信此跡近怪力亂神之說,於是反問他:“Got such thing(有這種事)?那麼大的鎖頭自己會掉下來?”

即使存疑,過了三天後,我還是陪同師父來到飛鎖現場,並非純為見證神蹟,而是搜尋廢置已久的天台儲藏室,是否收藏着老爺子以及公司的有用舊文件。

公器私用

所謂有用的舊文件,主要是一份列出超過百萬令吉的零件清單,記載於1992或1993年從法國廠家進口的一批耐熱磚,本來是用來更新南方的日產25公噸的水玻璃廠,豈知在RM的大力倡議下,老爺子決定放棄復新計劃,改為打造日產60公噸投資高達一千兩百萬的大廠,價值超過百萬的零件就此冷藏多年。

直到1995年RM自己在東海岸以S公司的名義建立生產線,不惜與老爺子和其伯父已創立卅多年的水玻璃廠打對台,明目張膽做起利益衝突的營生,那批囤存的水玻璃廠零件便從南方運送至東海岸,還包括舊廠拆除下來的所有機件,一併無償送給RM,連運輸費也由公司代付。

想不到當年資歷尚淺的陳小弟工程師,卻從南方廠的池永城聽到這項公器私用的舊聞,因此向師父投報。

所以當師父向我求証時,我也想起來:“確有此事。整座S公司的水玻璃廠都是取自公司的裝備。”

“不過可惜了,那份記載超過百萬令吉的零件清單卻找不到,RM已把我們電腦中的所有檔案都全部刪除。”我苦惱地對師父說。

豈料就在六月飛鎖過後幾天,也即是6月25日下午,OL的竇娥般冤屈竟然得到上天回應,就在我們師徒倆打開儲藏室的木門後,兩人朝不同的大型文件箱發功時出現奇跡。

師父逕自走向前方遠一點的紙皮箱開始搜索,我則走去最靠近的同類型紙皮箱。只看到地上水漬處處,因為儲藏室當年可能構造欠佳,屋頂可見到縫隙,因此掉在地上的文件已沾染得污裡馬叉。可是當我拈起紙皮箱最上面那張印滿文字和數目字的紙張一看時,立即嚇得汗毛直豎,忍不住大聲召喚師父:“師父,搵到嘞!一百卅六萬嘅零件單就響呢度!”

同一個箱子,OL也搜到一張無比鮮艷亮麗紅底印上金字的囍帖,上書肯尼嚴和一陌生女子與雙方家長的名字。婚禮日期訂在1985年6月29日,地點為聖約翰大教堂,位於中環的花園道。

八卦的OL於是好奇:“收藏這麼久是為啥?”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