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善緣

從前與善良阿姨結下的善緣,隔了多年竟然還有回饋。但還是提不起勇氣把那擱置了幾年的玻璃器皿賀禮送出去,因為實在難為情。那就任由它原封不動地繼續躺在文件櫃上吧。

離開英資公司三年多四年後,菜鳥OL一直都在努力擺脫菜鳥的稱謂。然後有一天,她發覺自己已累積足夠的資歷從Graduate(畢業生)升班為Associate(正式會員)。成為正式會員後,就可在專業團體擁有一切會員權利,包括投票和被選權。

Advertisement

但問題也立即來了:要申請成為合格會員,不是單靠文憑,而是需白紙黑字的工作履歷證明,那唯有僱主可以提供。讓OL感到棘手的是,自己在M公司只有三年多四年不到的時間,排除那滾水淥腳的九個月會計公司不算,則一定要拿到英資公司的書面證明,明文證明自己曾在那裡耽了十五個月才能湊夠年資。

可自己當年興沖沖的離開,並無想到向人事部要求寫封工作履歷和自願離職證明書,這下可向誰問去?

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善良阿姨。自己無事不登三寶殿,連送阿姨那副入伙賀禮都無法送上門,這樣貿貿然又要打擾到工作忙碌又家中添了個稚齡小兒的阿姨,好像有點唐突。但除了她之外,再也想不出在英資公司還有誰可以幫上這個忙。

打電話過去,那頭的善良阿姨一聽到是OL,立刻便傳來她爽朗的聲音:“Testimonial Letter?當然可以!我哋依家呢個Financial Controller Mr Lee好好人,個個都鍾意佢!”

聽到阿姨如此說,OL感到有些意外,因為聽她的語氣,現今的財務總監(Financial Controller)似由本地人擔任,而非英資公司從前此職須由倫敦總部委派的洋人出任。

“嗰個Roche唔響度嘞咩?Pinky呢,重有喺公司嗎?”

“Roche走咗好耐。你重記得嗰個Pinky吖?你唔提起我都唔記得呢個人嘞。佢6個月都未到就畀William Tan炒咗

!”即使隔着電話,OL也可感覺到她說起粉紅男時語氣中的快意。

“吓?炒咗?”OL立即想到特別為他而設的四方型金魚缸辦公室,不知後來由誰人坐進去。不過,那年英資公司已賣掉辦公大樓給新航,揮別金馬律的日子其實已開始在倒數中。

粉紅男刻意霸凌

如果不是一到來便下馬威的粉紅男刻意霸凌,當年廿來歲的菜鳥OL也不會那麼着急另覓新巢,也就不會有1975年7月1日那個紀念日,也不會有海松園的四十多年歲月,更加不會與孔雀世家攀上任何關係。也許這一生,會過得波瀾不驚平淡無奇,就如無災無難到公卿的哼哼同學那樣。

也許那樣會更加幸福快樂。也許吧。

和善良阿姨在上午通過電話後,當天下午,她便打電話來報告好消息:“我同我哋嘅Mr Lee講咗嘞,佢叫你呢個拜三嚟攞Testimonial Letter。”Testimonial Letter即是證明書,除了證明員工的服務年資之外,也可證實員工本身是“清清白白”的離職。

真是太好了,遠比想像中順利。從前與善良阿姨結下的善緣,隔了多年竟然還有回饋。但還是提不起勇氣把那擱置了幾年的玻璃器皿賀禮送出去,因為實在難為情。那就任由它原封不動地繼續躺在文件櫃上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