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同學

這個以切蛋糕方式分塊而沽的提議,老爺子在他掌管公司的最後那兩三年中,是他經常掛在嘴上的心愛課題。

Advertisement

每逢他心血來潮時,就會招我坐在他的辦公桌前,攤開一張看了又看永不厭膩的廠地平面圖,在圖面上指指點點,似乎已成定局的對我說:“這個部分全都歸我,包括辦公大樓在內,後面的部分就讓給YCL他們一家。”

我初時看到如此“益自己”的不公分配,只是沉默不語,努力在想為何老爺子竟然思想單純若此,一心想要擇肥而噬,難道YCL的遺產信托人,堂堂的香港匯豐銀行,會這麼不負責任,讓你把好處全都撿了,留下的只是骨頭,他們該如何向每年付出高昂管理費的遺產受益人交代?

YCL即是已故的公司主席,也是最大股東,曾經獨立資助老爺子進入聖約聖翰大學。據他於2013年呈上法庭的宣誓書所言,是“家裡全部兄弟姐妹之中唯一上過大學的成員”。

那些年初次聽到老爺子的母校竟然是上海的聖約翰大學時,早已離開青春期甚遠的文藝中年,一時怦然心動,忍不住有此一問:“你那時是不是有個名字叫Eileen Chang或是中文名叫做張愛玲的同學?”

嘛嘛阿敏恃勢行兇

祖師奶奶只比老爺子大四個多月,他也是唸文科,兩人極有可能同系同屆,所以過氣文青兼斗膽的OL,才有此離工作題目萬丈的一問。

老爺子皺了皺眉想了一會,才點着頭說:“是曾聽過這個名字,但和我不同班,也沒見過她。”

我有些失望,但也不感意外,因為張愛玲的聖約翰大學生活只是短短的兩個月,而且她也認為唸大學只是浪費時間,那短暫的六十來天,可能連課也懶得上。

在那些老爺子所謂的“我們都是一家人”美好歲月裡,我竟然可以與“我的同學是張愛玲”的米飯班主閒話八卦,關係如此親和溫暖,難怪那個在2011年11月后恃勢行兇的嘛嘛阿敏,會在工廠四處放話,說我坑了老爺子幾百萬後才“畏罪而逃”。

“係就好!”我在2012年聽了師父轉述給我聽的傳言後,忍不住仰天大笑。

無知的嘛嘛肯定從未見識過寧波商賈的厲害,他連親手栽培自己成材的親哥哥產業都想併吞,滿肚密圈準備將蛋糕的最大最美一邊留給自家人,又豈會讓這名膽小怕事,一生只懂得當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OL捲逃幾百萬。所以我會笑得出來,因為每一招都想置老爺子前員工於死地的嘛嘛,也恁地狠毒得來又很天真。

 

羅青有他的〈吃西瓜的六種方法〉,但老爺子的切寶地蛋糕方法卻永遠只有一種,那便是將整段面向聯邦大道的寸土尺金最值錢區塊劃分為己有,包括養着一群孔雀、火雞、矮腳雞等禽鳥的大花園和辦公大樓在內,只把後段且沒有出口的價值遠遠較低廠地,留給已故恩兄的遺孤。一句話:他不只將蛋糕切了,也把糕吃掉(Have the cake and eat it)。

文/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