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合照

OL看到大小公子與大小閨秀的輓詞,只是一句以英文書寫的“深切的懷念”,一切盡在不言中。想到不是很久前雙方在對簿公堂時鬥個你死我活的互撕,看盡他們之間恩恩怨怨的白頭宮女,嘴邊不禁泛起一絲百感交集的笑意。

發出附上老爺子訃告的短訊給東尼王沒多久,他便回覆了:“我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他們內部已傳了開來,只是那時還不知道停靈供瞻仰的時間和日期,以及在什麼地方。”

Advertisement

他還詢問OL這名前朝遺民:“你會去他的wake(弔唁)嗎?我想我會去致敬一下,畢竟是三十年的老朋友了。”

聽到東尼王說他倆是卅年的老友,OL立即便想到十年前這名老友曾被老爺子一家下逐客令的痛史,心裡很感嘆他不計前嫌的寬宏大量,真是少點胸襟都做不到。

因她自己就做不到。做不到並非是仍對老爺子心懷憤懟,而是其孝子孝女的嘴臉和風刀霜劍實在會令人受不了。更難保向來以阿美利堅F字文化掛帥的RM,見到曾與他對簿公堂的OL時,不會照樣以F字當作問候語呢。

於是她對東尼王說:“不會,我不會去他的wake,在經過那麼多官司後。”

訃文刊出後,遠在香港的大閨秀便通知茱麗亞訂購花圈,聊表一點散佈世界幾個城市兄弟姐妹的心意。也真是托新冠疫情之福,他們可名正言順的不必飛過來奔喪,因為到時彼此面左左,場面相信會很尷尬。

2013年3月山東老娘舉喪,大小閨秀禮數周到地去了三天靈堂,得到的反應竟然是小閨秀所說的:“佢哋見到我哋梗喺黑口黑面唔開心啦!”那時候,雙方還只限於在董事會和股東大會上較量,彼此仍未告上庭。

負責訂購花圈的茱麗亞接到花店傳來的造型設計和報價後,便叫OL也幫忙看看,雖然決定買哪種全由大閨秀說了算。

花圈店傳來3款的照片和價錢,最便宜的叫價300,中價的則是500,最貴的花團錦簇那款高達800。

雖然不關己事,但知道最終埋單的將是M公司的數字控OL,便說:“蜜雪兒大概會選500令吉的那款。”

果然如此。從花店傳來照片上,OL看到大小公子與大小閨秀的輓詞,只是一句以英文書寫的“深切的懷念”,一切盡在不言中。想到不是很久前雙方在對簿公堂時鬥個你死我活的互撕,看盡他們之間恩恩怨怨的白頭宮女,嘴邊不禁泛起一絲百感交集的笑意。

老爺子這一大去,一切皆可休矣。

笑得開懷

過了一天,久未聯絡的露露,也因為老爺子的故世而致電OL:“你會去Mr Yan的wake嗎?”

OL有點意外露露會有此問,因為她自己也身受其害,吃過RM和其大將們的苦頭,還是給了同樣的標準答案:“當然不會。你自己呢?”

“Oh no,當然不會去。不過有好些以前的人昨晚都去了,我傳照片給你看。”

其中一張只見兩女一坐一站笑意盈盈的合照,讓OL覺得有些疑惑,因為除了站立的那位包頭女士認得出是從前在M公司擔任市場執行員的法茲拉之外,另外一名中女則完全認不出是誰。

經露露解釋,方知道那是F公司的蜜斯杜,與偷賣F公司資產而被老爺子炒魷的李金豪是同伙,本來已離職,但在辦公室政變後卻又轉過頭回來,真應了RM的名言:“凡是我爸爸不要的人我都會要!”而另外一張群體照就更令OL感到意外,因為一眼便看到兩名先後被RM逼走的舊將,分別是S公司的前總經理李水發和網絡開發功臣文生梁。尤其是不能接受RM要他簽假貨單以取得銀行融資而被逼辭職的李水發,竟然可以笑得那麼開懷。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