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台山

月圓花好不易,保持身體健康一樣難為。2018年底,師父在電話中拋出一枚震撼彈:“我在公寓的電梯遇到肯尼,他拿着拐杖,告訴我他中過風。”

Advertisement

聽到師父一語道破飄飄公子的“未完就鬆”本性,我是既意外又難過的。花了那麼多的精神和時間去扭轉乾坤,眼見目標快要達成,竟然臨崖撒手一走了之,難怪連師父都視他為慣性逃兵。

2012年9月中,斯時大公子四兄弟姐妹已進入董事局,包括四間子公司在內,因此銀行戶口操作人也必須更改。

一日下午,我陪伴大個兒前往老城區的銀行,以讓該行經理親自見證他的簽名。在等待經理召見期間,飄飄突然對我說:“你知道嗰個Robert Lee係邊個嗎?佢響香港金融界嘅地位好高㗎!”

我點點頭,說現在就和他緊密合作尋找證據,只知道他是投資顧問,也不大愛說自己的事。那是2012年9月中,OL所言句句是事實,大公子幾兄妹稱作Robert的金融界顧問,身材近似慈善伶王的密斯特李,尚未成為我不多久便尊為終身良師的香港師父。

後來我將大個兒讚賞他的話轉述給師父本人聽,他頗為驚訝:“他這麼說?”大概他沒想到竟然被自己視為慣性逃兵的貴公子如此看得起。

月圓花好不易

自從大個兒辭去他的董事職位後,行蹤當然變得更飄忽,幾乎可用神龍見首不見尾來形容。OL自己只管忙得金睛火眼,也沒時間去想及他。

各種名堂的錢財官司從2013年初開打,一直打到2015年10月,幾乎每天都和大狀們打交道,早已徹底忘了飄飄公子某次在南北大道奔馳中的承諾:“等我哋啲嘢攪掂晒,我會請你返你嘅台山鄉下探嚇親。”

當日聽到此話時,曾讓我無限歡喜,因為我將會代表已遠去的父母實現他們生前無法實現的心願──那就是重返他們的唐山故鄉。

我接着就說:“返去台山好吖!你有冇睇過嗰部周潤發主演嘅《讓子彈飛》吖?嗰部戲就響台山拍。”

大個兒稱他沒看過那部電影,他說:“我去過台山,嗰度好靚,第日同你返去睇嚇。”

就是那幾句話,讓從未見過魚躍蝦跳海產豐富台山鄉下的南蠻OL心中雀躍,希望認祖歸宗的那一天早點到來。

但自從飄飄臨崖撒手徹底退出管理層後,我知道回鄉已成幻夢泡影。雖然台山也沒有十萬八千里那麼遠,一張直飛廣州的機票便可搞定,卻是那麼地難,因為我連小休兩三天的時間都沒有,更遑論去閒逛梅家大院了。

功成身退的師父與我還經常保持聯絡,2017至2018那兩年是準備吃大茶飯的東海岸大道50億令吉計劃。雖然“錢為王”的貪腐官司仍在進行中,師父在今年的先前幾個月卻說可能還有轉機,大多數是改變模式,囑我繼續讓CCC大寶號營運。

今年的中秋節早上九點,半個二毛子的師父以中文發出“中秋節快樂”的祝福語,我想到他舉家大小居住在那個未到秋天已成為多事之秋的東方之珠,便以“人月兩團圓”回他。一切盡在不言中,因為那樣簡單的願望,在一個幾近“烽火連三月”的大都市裡也不易達成。

月圓花好不易,保持身體健康一樣難為。2018年底,師父在電話中拋出一枚震撼彈:“我在公寓的電梯遇到肯尼,他拿着拐杖,告訴我他中過風。”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