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梅花觀】又來

到了2014年11月,為了那16個小時的CPE,露露和我又雙雙回到每年都來報到的雙峰塔會展大廳,準備聆聽來自會計界各方大咖的高論。

Advertisement

一坐下,我便笑着對露露說:“希望蜜雪兒今年不會又來電召我回去。”我說此話時是帶點忐忑不安的心情,因為那些日子老爺子那方似有和解之意,準備出讓他在M公司名下的所有股權,以交換M公司和大公子與他的眾弟妹放棄對他個人以及其子女和所擁有公司的訴訟。但性格向來陰晴不定的RM,若還未到大局已定的一刻,分分鐘都會翻臉掀桌。

MIA會議召開的前兩天,我剛審閱過PK律師樓所擬的初步協議書,雖然有很多地方需要修改,卻也像是在陰暗隧道裏掙扎兩年後,終於見到了第一線曙光。

既然如此,那這次就好好的讓我坐在大堂裡,安心地受教兩天吧。

第一天的流程在不受到任何急急如律令的干擾下安然度過,讓我在暗中竊喜,以為已無後顧之憂。

豈知第二天也即是最後一日的大會,開場才不到兩個鐘頭,我感覺到已經鎖定為無聲狀態的手機正在震動,連忙掏出來一看,原來又是大閨秀蜜雪兒發的短訊,她要我立即趕回去公司,看看PK律師樓剛傳來的修正版協議書。又來!天啊,這個MIA的年度大會是不是個詛咒,令我一連兩年都要半途退出?

我側着頭對身旁的露露低語:“我又要趕回去了,大小姐叫到。”

露露難以置信地回應:“Again(又來)?”

“這肯定是個MIA年度詛咒。”我點點頭苦笑對她說。

連離開辦公桌才兩天都有這般阻難,那些年連想都不敢想請假去放風。我的驛馬星大概也違背了天體的運作,完全一動也不動。

滾水淥腳似的趕回公司,原來大小姐想叫我看PK剛傳來的一份厚達55頁已經二度修改過的協議書,其中有些段落提及公司法令的部份需要確認是否正確。

蜜雪兒和菲麗妲這兩名千金閨秀都是性急的典型港人,一遇到問題便非要立地解決不可,因為這本來也並非生死攸關的迫切難題,留到明早才回覆也並無不可。

在職培訓基金被騎劫

受人二分四的OL當然是這麼想。但自己後來省思了一會,就明白大閨秀何以非要發出急急如律令不可:員工去參加課程只屬小事一樁,大不了可以重去;但公司的官司才是要緊大事,非要OL飛撲回來不可。

公司在員工數目高達一百卅多人的年代,每月都得繳付五六千令吉的人力資源基金,而累積的基金則可用作在職員工的培訓費用,所以露露和我付給MIA的年度大會收費,皆可向人力資源部申請扣除。

這麼多年來,在職培訓的最大收益者,卻不是公司自身的員工,而是給RM的S公司騎劫去了。是老爺子允許他這麼做。單是那名獲得微軟工程師文憑的文生梁,一人便用了上萬令吉的基金。但在考取文憑兩年後,他便給RM逼走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