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半日

菜鳥OL的面試日,剛好落在星期六,讓她以為可以趁機回家小住一晚。

因此粉紅男斷然拒絕她的請假半天申請,仿如晴天霹靂,幾乎不敢相信竟然會有此不近情理之人。

Advertisement

過了幾年,那家疑似黑箱作業取錄內定求職者的華資銀行,就讓某官聯銀行吞併,當然連本來的名字也蕩然無存。

雖然與己無關,但這樣的結局還是令已不再是菜鳥的OL感慨,想如果不是那班老叔父用人唯親,真的往外招聘賢能,將銀行管理得好,或許能守住先人的基業,又何至於讓財雄勢大的官聯銀行,以大石壓死蟹的姿勢吞下。

即使那名說“我知影啦”爸爸的銀行沒有了,富家女依然過得很好,每次上菜鳥OL姐姐的裁縫店來訂製新衣,還是一貫的花枝招展珠光寶氣,一點也不傷心頹喪。或許她根本並不在乎,因為身家都已換成了真金白銀。

就在那些年,另一家老字號的家鄉華資銀行亦遭遇“我知影啦”銀行的相同命運,也是在一樣的時勢比人強環境下失守。

離心已決 申請適合新工作

離心已決的菜鳥OL,即使在家鄉的第一個面試是白走一趟,卻仍不死心,每天翻報都特別留意任何來自家城的徵聘啟事,一看到有適合的工作便投函申請。

機會終於來了。一間規模相當大的上市地產公司在大報上刊登聘請財務總監一職,她膽粗粗去試運氣,竟然也獲得面試的機會。

菜鳥OL雖有紙面上含金量十足的學術資格,但論經驗卻毫不足道,恐怕也擔當不起上市公司財務總監的繁重職務。

可不知死活一心想要早日脫離粉紅苦海的職場新雀,怎可能想得那麼多,一旦收到面試通知信,又豈會臨陣退縮,雖然她知道向粉紅男請假並不容易,因為那幾天會計部正在忙着趕每月報告。

果然,已經很久不見歡容的阿諾李,見到親自走入他的四方型玻璃缸呈上請假表格的菜鳥OL,只略看了表格一眼,便冷冷地說:“不行,你不准請假!”

菜鳥OL以為他看不清楚,便忙忙說:“我只請下個星期六半天假,對工作沒有影響。”

那年代,週六是工作日仍是常態,雖然大多數公司只上半天班。而菜鳥OL的面試日,剛好落在星期六,讓她以為可以趁機回家小住一晚。

因此粉紅男斷然拒絕她的請假半天申請,仿如晴天霹靂,幾乎不敢相信竟然會有此不近情理之人。

她依然不肯放棄,哀求道:“我真的有事需要回去檳城一趟,而且只是半天,不會影響工作。”

金魚缸裡的粉紅男忽似帶點笑意,搖着他圓滾滾的頭,冷峻地說:“No, I won’t approve your leave(不行,我不批准你請假)!”

見他完全不能通融,當下菜鳥OL便立定心意,不再繼續糾纏下去。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後,她便和善良阿姨商量了一會,告訴她不想放棄這次的面試機會,即使阿諾李不放行,自己還是要飛回去,最多是回來後立即辭職。

善良阿姨也憤憤地說:“唔好理佢啫,佢都唔係人嚟嘅,half day leave都唔畀請,我都唔需要你嗰半日幫我做嘢。Just go ahead,飛返去interview啦。”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