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創意

聽到正直的港男阿廣生不齒嚴氏昆仲的偷龍轉鳳賬面裝飾藝術,我雖不甚清楚其中利害關係,但也認同他所說的不該做假賬以取悅新股東,即使對方是後台強硬的官營基金。

新進OL聽着港男阿廣生抱怨老闆授命他將數目移來移去,以便製造F公司每月都有錢賺的假象,頓時疑問叢生,因為當日還不明白那是一種新穎的創意會計手法。

Advertisement

在學生時代雖已聽過Creative Accounting之名,因無實際工作經驗,還以為此種會計手法以創意掛帥,大概也不會壞到什麼程度。那些什麼廣告公司,不都有個位高權重的創意總監(Creative Director)坐鎮嗎?

見到直來直往的阿廣生不吝與人微言輕的小小OL分享他的憤懣,我便打蛇隨棍上斗膽問多一句:“F公司點樣移過嚟移過去吖?”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似想了兩秒鐘,才緩援地說:“不就是要M公司將Sulphuric Acid用超低價賣畀F公司,以減低佢嘅生產成本。”Sulphuric Acid即是硫酸。

偷龍轉鳳裝飾賬面

理科出身的OL聽了立即恍然大悟,因為F公司生產的化學肥料為硫酸銨(Ammonium Sulphate),有大約一半比例的原料為硫酸,正是M公司的主要產品。老爺子授命將自家生產的硫酸賤價賣給自身家族擁有80巴仙股權的F公司,等於是從左手轉去給右手,自認並無犯罪。

而且他的創意會計手法也算是情有可原,因為F公司一開業便迎來滾滾紅利,因此引得官方投資基金覬覦,不知如何便將下金蛋的寶貝公司與並非等閒之輩的專業投資基金分享,然後又在不可控制的環境之下業績大跌,老爺子大概是在不知如何面對新股東之際,才會想出此割肉移植的下策。

聽到正直的港男阿廣生不齒嚴氏昆仲的偷龍轉鳳賬面裝飾藝術,我雖不甚清楚其中利害關係,但也認同他所說的不該做假賬以取悅新股東,即使對方是後台強硬的官營基金。

不過即使是職場菜鳥,也一樣好奇何以本來在最初的創業時期便成績亮眼的F公司,兩年多後會連連虧損,該不是經營不當的問題。

原來F公司另一重要氨氣原料,也即是較為人熟悉的阿摩尼亞氣的在地貨源,在1976年已被另一家財雄勢大的上市肥料公司所壟斷,新進的肥料市場競爭者如F公司,根本連一線生機都沒有。

若要繼續硫酸銨化肥的生產,唯一的方法便是向大哥大上市化肥公司購買其剩餘物資,價錢不僅會提高很多,而且還要看大哥大願不願意賣。

在原料貨源缺乏且價錢比早兩年高出一倍的雙重打擊之下,F公司在1976年下半年便開始虧損,因此老爺子大概已在獲得其兄長也是董事主席的同意之下,讓M公司當起白武士,以超低價格供應硫酸,好讓F公司即使不賺錢,也不至於虧得太難看。

三年後,在我更加瞭解老爺子的心態時,那時候害怕“九七大限”的港男阿廣生也已經移民加拿大當粵菜餐館的櫃麵館長,剛剛踏入卅大關的OL終於悟出一個道理:老爺子是多麼的愛面子,他怎可以讓一家有官方投資基金成為股東的公司,變成投資官爺聞之色變的賠錢貨。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