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出家

聽到大公子告知已在物色律師準備控告老爺子一家,心中立即寬鬆不少,雖然清楚那樣對RM父子針對蜜斯白和我的官司並無消長作用。

但一廂情願的前OL還是有個希望:“可能他們被告發了,就沒有閒暇對我們這兩隻蝦毛窮追猛打了呢?”

但事實並不如此。可能RM真的是名君子,因為他有仇必報。

官司纏身前景未明的日子十分難熬,每晚我都會輾轉反側,想着自己言聽計從超過卅六年的老爺子,竟然失心瘋地誣告兩名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老員工,也不查問清楚何以超過十名的老中青臣子突然離職,難道他真的已成了任由兒女擺佈的傀儡麼?

那段時間,既擔心官非要面對以及龐大的律師費,簡直是坐立難安,幾乎沒有一天可以吃口安樂茶飯。

可是無論情況如何不利,既來到便得直接面對。首先是找個可信賴而收費又不至於天價的律師,此人便是多年來為M公司處理買賣合約和追討債務之類的趙氏大狀。

趙氏大狀的前老闆是名奇人。因為有一天他突然人間蒸發,不知如何就失蹤了。這名奇人大狀相當有正義感,因為我曾聽過他對發生於八九十年代國內貪腐事件的評述。

他失蹤多年後,有日見到趙氏大狀,和他談某單追債案,我想起他的創立律師樓老闆,便問他:“你們的前合伙人KL馮去了哪裡?”

趙氏大狀將視線從手中的文件移向我,好像對我的詢問有些錯愕:“He’d become a monk(他做了和尚)!”

真是不可思議!我懷疑自己聽錯:“真的?在吉隆坡嗎?”

“他去了印度,已經很多年了。”那年大約卅來歲的趙氏大狀如此笑着對我說。

臨門只欠一腳

果然是奇人。在他仍未看破紅塵前,有次他應老爺子邀約前來公司議事,經過工廠大門守衛通報後,我便請他進來。

可是五分鐘過去了,連十分鐘也過去了,仍不見他的蹤影,便致電樓下的接待員阿絲瑪,問客人去了什麼地方。

阿絲瑪說訪客已開車進來,卻仍留在車內,不知何事遲遲不出來。

竟有此事?我便叫阿絲瑪去查明究竟,不一會她便上報:“那名訪客不願填上通行申請表格,守衛便不讓他進來。”

我的第一反應還是:“竟有此事?”不過這種“臨門只欠一腳”的荒謬事還是得立即解決,於是OL冒着犯下濫權之罪名危險,通知守衛網開一面,讓這名不願填通行表的大狀進來見老爺子。

一見到他,我便奉上笑臉致歉:“對不起,剛才讓你久等了。”

他仍然面有慍色:“你們邀我來,為什麼還要我填表格?”

OL懂得卸膊,立即陪笑道:“那是守衛的SOP,不管來者是誰,他們都得公事公辦。”

這樣小的事都這麼看不開,竟然會去做了出家人。奇哉。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