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冷面

老董事長並非是飯來張口之輩,他會很詳細的閱讀議案內容才動筆簽名。有時可能議案的長度需時詳讀,他會說待會才簽。或者是他不願意簽,就會重重的投擲在桌上,狠狠地說:“I don’t want to sign(我不要簽)!”

那個一臉冷漠的印裔稅官似乎很不屑上門求情的納稅人,冷冷地說:“不會減稅,最多只可以讓你分十二個月攤還!”

Advertisement

見到本已一臉不快的印裔稅官如此厭惡提供他一家溫飽富足的納稅人,我暗中抽了口冷氣,側頭望望向來只有所有人聽他的董事長先生,他卻依然帶着微笑,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

看來冷面稅官早已準備好,只見他從桌上取出一封官函遞過來給老嚴先生,並說:“IRB批准你分十二個月還稅,就從下個月1號開始。記得要依照日期,如果漏還或遲還,我們可在不必事前通知你的情況下將你提控上法庭。”

冷面稅官一番寒徹骨的冷言冷語,雖然語調平淡不含表情,也完全不劍拔弩張,但聽起來卻是萬箭穿心。

OL如坐針氈地坐在旁邊,又再側望一眼身型肥胖的年長董事長,只見他點了點頭,簡單地說“是,明白了”,也不再發聲。

辦公室裝潢如夜總會

早前送我們到大使路稅局總部的司機尤斯里,仍然坐在韓國的雙龍休旅車中等候,一見到我們走出來,便趕緊將車開到面前。

從1975年伊始,一直到老董事長因健康問題,自2002年初起完全停止來馬作業務視察,長長的廿七年中,那是我們絕無僅有的一次共車外出。

每次他從香港飛來,兼任公司秘書的OL便得立即抓緊機會,通過內線聯絡他,讓他准許我進去他的辦公室見他。

1975年初次踏進那間佔了整個樓層五分之一空間的董事長辦公室,小小OL還以為自己進入異度空間,因為整個裝潢就像一間夜總會,不只半個房間擺上厚沙發和小桌几,還有彎彎的吧檯和高腳凳,燈光特別幽暗,就連窗簾也採用厚重的織錦布料,與同樓層明燈明火的典型辦公室完全不同,包括老爺子的簡單實用辦公室也是如此。

初臨異境的幼齒OL雖對辦公室內附設吧檯的裝置大感意外,但也沒敢多看,只是戰戰兢兢遞上待簽的議案,一邊解釋每份議案的內容。

就是自那個原始時期開始,我已注意到老董事長並非是飯來張口之輩,他會很詳細的閱讀議案內容才動筆簽名。有時可能議案的長度需時詳讀,他會說待會才簽。或者是他不願意簽,就會重重的投擲在桌上,狠狠地說:“I don’t want to sign(我不要簽)!”

無論結局是爽快的簽了或是將議案丟回來,每次走向那間儼如什麼私人架步的董事長房間,可憐的薪水人OL總會提心吊膽,因為不知接下來會怎樣。

其實在拜會之前,也有一番SOP要遵守,便是先通過內線得到他的許可才能面聖。而老先生一抵達,總是先見過他的老爺子弟弟,兩人在後者的辦公室內旁若無人地以上海話談話,聲量通常都很大,特別是老爺子,他的男高音聲如洪鐘,好像總是在吵架。而老先生的聲音則是沙啞低沉,說話速度亦較慢,也仿彿是有冤無處訴似的。但無論他們兩個寧波佬談的是公事抑或是私事,坐在隔壁辦公室的廣東幫OL完全聽沒有,來來去去只聽懂出現頻密得離奇的“儂”和“阿拉”。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