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亮眼

一開業便猛賺三百多萬的F公司逃不過“入侵”,亮眼成績很快便引來追逐者,而且並非是發出新股,而是讓三名大股東割肉,讓出總共20巴仙的股份。

滿腹牢騷的香港會計師阿廣生聽到OL反問何謂一份單據分兩次進賬,可能察覺到至高機密不能向一名資淺的員工透露太多,便不再繼續說下去。

Advertisement

OL當時雖屬新鮮人,但也略知職場規矩,知道有些事若上頭不想讓你知道,便繼續扮頭腦簡單就好,以免一旦有事情敗露,就有可能背上洩露情報的嫌疑。

這樣也罷,他不說就不說。不過阿廣生會計師到底對嚴氏昆仲以及他倆的子女多有不滿,還是會陸陸續續對他們的所作所為向我發洩悶氣。

進去M公司最初那兩年,OL只被賦予公司秘書之職,並不能審閱賬目。原因為何,大概是提防被尚未“養熟”的靚妹出賣。那時僅有7間公司,且並非上市公司,其實沒有多少職務可做,近乎投閒置散。過了半年,我已開始到處投函尋找其他地方打算另謀高就。

對不起,我們不賣股票

有一次已經新職到手,但家中的老娘和姐姐們紛紛反對我選擇要加入的新公司,理由是那種公司不會有什麼前景。

那是一家媒體集團,過了幾年真的執了笠。所以不可小覷家中的老媽老姐,她們說的話可不是婦人之見。

想不到的是,在加入M公司剛過一年後,份屬集團內的F公司突有了重大變化,因為嚴氏昆仲和大公子不知為何售出所擁有的大額股票給一家官方投資基金,從此便得打醒十二分精神來應對這個專業投資基金的任何詢問,包括呈上每個月的營運收益報告。

那是1976年,NEP正是方興未艾,即使連低調但年賺幾百萬的M公司也成為熱餑餑,不時會收到“知情人士”來信,要求購買M公司的股票。因為並非上市公司,絕沒有閣下要買三五千的股票便乖乖轉讓的道理,這種“對不起,我們不賣股票”的拒絕信,便在老爺子的指示下由新手秘書發出。

記得有一名可能有後台撐腰的既得利益人士,收到拒絕函後不服氣,還打來電話斥責:“我是收到貿工部的消息說你們M公司要轉讓股票,現在你說沒有這回事,我會向該部門投訴!”

口氣如此咄咄逼人,OL雖是人微言輕的小小職場新鮮人,卻也不怕,因為M公司從未收過官爺的信,命令一家非上市的私營公司轉讓股權。

我把既得利益人士的恫言轉述給老爺子聽,他氣得猛拍桌子:“荒謬!他要投訴就讓他去投訴!怎可以逼私人公司賣給一個外人三千五千的股票!”

此事後來也沒有下文。不過一開業便猛賺三百多萬的F公司卻逃不過“入侵”,亮眼成績很快便引來追逐者,而且並非是發出新股,而是讓三名大股東割肉,讓出總共20巴仙的股份。這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原因。但剛入行不久的廿來歲OL只能聽從吩咐辦事,做好股權轉移手續。

緊接下來,卻輪到外來的阿廣生滿腹怨忿,他攤開F公司的每月經營報告給我看,指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數字說:“如果係冇賺錢就老實報冇賺錢,做乜嘢呢度移嚟嗰度移去,點解要做假數呃LCIC?”LCIC便是剛擁有F公司20巴仙股權的官方投資基金。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