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二輪

大約一個星期後,菜鳥OL收到M公司的第二封來信,叫她在6月某日出席第二輪的面試。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因為第二輪面試即是已經入圍,接下來就得看自己的臨場表現了。

第一次因為面試而踏入海松林立的辦公大樓那天,仗着心口寫上個大大的“勇”字的職場新雀,卻仿彿有舊燕回巢的熟悉感,好像前世曾經來過似的。

Advertisement

那天見她的主管姓鄺,據他自我介紹時說自己來自香港,多年長駐新加坡的C公司,與這次招聘公司秘書的M公司份屬姐妹公司。

這位鄺生,也即是後來的阿廣生,看上去約卅餘四十,談吐明快爽朗,就如港片裡那些數口很精的會計師那樣。

不過M公司要聘請的是公司秘書,而非職場新雀較為有把握的會計行當,所以她需要十分謹慎地回答面試問題,以免露出識少少扮代表的馬腳。

可能來自香港的會計師也不大清楚公司秘書的職務,只是略問了些表面問題,以及瞭解了她的出身背景後,便似乎很滿意地叫她回去等待消息。

財政部謀職 想吃皇家飯

等就等吧。職場菜鳥雖然初涉職業競技場,也知道此種等級的職位不會初次面試便通過,通常還要經過篩選,再需赴另一場更高級別領導層的面試後才能定奪。即使是現在這個她已放棄的小小助理會計師一職,也是經過兩重面試才中選。而第二次見她的,是英資公司一名長駐新加坡的董事。

過了兩個星期仍未收到M公司的消息,菜鳥OL以為自己的海松夢已成夢幻泡影,再加上失業的大限行將逼近,於是就更為勤力四處找工,連以往不屑的政府工也想試試機會。

蓋因學院有個兼職講師的兄長是財政部高級官員,曾為幾名同屆的同學拉線,讓他們從此便吃上皇家飯,一直吃到55歲退休後仍享有終身俸祿。此當然是後話。

後話是其中一名獲得幕後推手助益的得益者,就是菜鳥OL的同窗啍啍同學。他在55歲退休多年後,聽聞當年住在隔壁房宿舍的OL仍然在職場上賣命,語帶譏諷地說:“Why are you still working?”(為何你還在工作?)

無災無難到公卿的啍啍同學,怎能知道在私人機構打工的苦難。他也生就不愁柴米,讀書時期便出入有車。有次載着同宿舍的幾個同學去摩立海灘野餐,前方有輛像是拿不定主意的汽車不停地轉左又轉右,他便開始大罵,還索性用力踩油門超車。往左方一看時,發現原來是名印裔大叔,招牌毒舌立即奉上:“Indian! No wonder! 哼!”“哼”是他最常用的語助詞,此便是其“啍啍”外號的由來。

前程未卜的菜鳥OL在新工作仍無着落之下,也顧不了面子,巴巴的摸上財政部高人的辦公室求助。那名高人確是好人,叫菜鳥OL提呈完整的個人資料給他看,不過他也說了句話:“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容易了。”

其實菜鳥OL自己也不抱太大希望,因為這樣憑關係拉線,似乎不像是一個如財政部這樣森嚴的政府機構應有的做法。

本來以為已經海松無望,怎知道在大約一個星期後,菜鳥OL收到M公司的第二封來信,叫她在6月某日出席第二輪的面試。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因為第二輪面試即是已經入圍,接下來就得看自己的臨場表現了。

那回就是菜鳥OL首次見到老爺子,那位在接下來的卅多年裡的米飯班主。那些年,他還曾經兩三次執着她的手,儼如發自肺腑之言地說:“你就像是我的家人。”

當年的老爺子只有54歲,頭髮仍濃黑,長身玉立長得十分體面。原來在第二輪的面試前,M公司已決定錄用她,叫她來見老爺子只不過是讓他能親自看看本尊。就在那天,老爺子便親口告訴菜鳥OL她已獲錄取。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