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九七

港男阿廣生大概曾見證過當地的1967年暴動,因此留下創傷後遺症,所以對九七大限以及這裡的任何異動如此恐懼,而他口中的肯尼暴虐,則是壓在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更為加速他的外逃之心。

除了創意會計,逼得港籍會計師阿廣生遠走溫哥華當起粵菜館掌櫃的另一重大因素,原來是不堪忍受在七十年代尚未成為飄飄公子的小少爺肯尼百般為難和精神虐待。

Advertisement

可能見到初出茅廬的小OL一副不知人心險惡的模樣,阿廣生或許是憤怒,也可能是預先警示肯尼的無賴行為,說了以下一番話:“肯尼而家淨係響新加坡搞搞震,如果有一日佢嚟埋吉隆坡,你哋個個都會有事。”

“佢做咗啲乜嘢吖?”小小OL有此一問並非八卦,而是想瞭解這名阿廣生口中的惡魔到底會惡到何種程度,以備萬一不幸有一天碰面時知道如何應對。

“多!佢舊年先至響美國畢業,佢老豆就派佢到新加坡,話想學嘢喎。點知佢一嚟到樣樣都要插手,又唔知頭唔知尾,將成個會計部搞到天翻地覆!而家連每個月嘅報告都做唔到出嚟!”

“咁樣重不特已,佢日日返工就鬧人,簡直係精神虐待,點頂吖?”

“橫掂九七一到,我同我屋企人都會走路,不如而家就開始安排移民嘞。唔怕話畀你知,我已經辦緊手續,一攞到批文就會走。”

那是1977年,離開所謂的九七大限還有足足廿年,但港籍會計師卻已經緊鑼密鼓準備舉家逃難,看在剛開始人生職場沒幾年的小OL眼裡,只覺得這一切都應了“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那句兩百年前的老話。

不過港人阿廣生並非看破功名利祿返鄉下過淡泊生活,而是準備飛往萬里之外的溫哥華過安逸自由的日子,據知那些年逃離九七大限的港人,都以此為出走的理由。

才進入M公司沒多久的OL,其實已相當瞭解這個年約四十出頭港男的性情,即是他特別膽小,也看不起他們港人所稱的“馬拉”,咸認為這裡政局動盪,族群關係緊張。

買干糧以防萬一

每個月他從新加坡飛來吉隆坡審查賬目以便作每月報告前,都會預先打電話來向我打聽一下“你哋嗰度而家係乜嘢環境”。他的所謂環境,並非指公司內的氣氛,而是“馬拉境內此刻有些什麼風吹草動”。

有一次,他下機才不久,聽到吉隆坡市內有些事發生,竟然嚇得立即改機票,第二天便乘搭最早的班機回去。臨走前,他還好心的囑咐我:“你哋呢度都要好小心吖,冇乜事千祈咪出街,買多啲乾糧收住以防萬一。”

我聽了唯唯諾諾,使勁的點頭,雖覺得他杞人憂天,卻也為他的真心關切而感動。自己家有個動輒便眼淚汪汪的老母,雖不是釘死的蝴蝶標本,卻也一樣插翼難飛。這輩子要移民或遠走高飛,都是遙不可及之事。

港男阿廣生大概曾見證過當地的1967年暴動,因此留下創傷後遺症,所以對九七大限以及這裡的任何異動如此恐懼,而他口中的肯尼暴虐,則是壓在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更為加速他的外逃之心。但1977年的小OL,不也曾經歷過檳城1967年的罷市暴亂以及513的驚心動魄暴動麼,還不是乖乖留守下來,雖然好心的港男也曾經勸告:“趁住後生,你都要搵機會快啲離開。”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