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主唱

什麼?陰柔的卡士柏竟然是搖滾樂隊的主唱?於是菜鳥OL忽然之間才明白,那名上來接他下班的長髮女子,為何會對可能的“同情者”懷有敵意了。

四十多年後,OL已想不起那天在英資公司見面,是否是唯一的一回見到李姓總監。可能那確是僅有的一次,因為後來她受善良阿姨之邀參加他們的員工聯誼晚會,已見不到他。或許因那是週末,他循例要飛回去新加坡慰妻去了?

Advertisement

但受人恩惠千年記,所以OL一直都記得那個燦爛的笑容,以及那句突如其來的“你喜歡她嗎?”

除了那些善良的、美麗的、熱誠的、惡形惡相的形形色色舊人,另外還有個幾十年來讓OL懷念至今的特立獨行奇人。此奇人下班後會搖身一變,成為搖滾樂隊主唱,白天卻廁身於會計部的一角當個寂寂無聞的小書記。

OL記得這個名為卡士柏的高瘦蒼白小男生對自己友善,還問某日穿着漂亮波浪裙襬小紗裙來上班的OL,是否準備在放工後去跳舞。

被沉默寡言的小男生如此突如其來一問,OL反而覺得怪不好意思起來,因為那天確是穿得過火。那不是件普通的托底紗裙,而是黑紗印上小花朵,連袖子也作蝴蝶翻飛狀的小禮服,該適合穿去迪斯哥多些。

不過那是可怕的七十年代,幾乎人人都穿得鬼五馬六滿街跑,大家也見怪不怪。向來具備吃苦精神的OL,在那些年必定每日穿上密不透風的尼龍褲襪,而且還要配上衣服顏色,腳下踩上三吋高的高跟鞋,就那樣搖搖擺擺的擠上擠下來回四趟巴士。

相比之下,說話陰聲細氣的蒼白小青年穿着,卻比公司裡那兩名時髦的馬來小弟隨便得多。他幾乎每天都像是穿着件寬鬆的長袖柳條大襯衫,配上洗得泛白的牛仔褲。披着散亂的及肩長髮,把他那張瘦削的臉襯得更為尖長而細。如此儀容和穿着,令OL一直都很好奇,何以這間似乎人人都長着一副勢利眼的英資公司,竟然可以容得下這樣一個像是浪蕩子的奇人,而且是在會計部這樣死咕咕的部門裡。

不知他的來歷

剛進來時不知就裡的菜鳥OL,其實也不知道他負責什麼工作,只是看到他長時間伏在桌子上翻看單據,甚少與其他同仁交流。和他關係最密切的,看上去似是坐在他對面掌管總賬的莎莉,一名穿着和談吐都極為優雅的中女。

由於他說了“是否準備下班後去跳舞”那句話,菜鳥OL於是與這名為卡士柏的小男生成為有話說的同仁。但她還是不知他的來歷。

只知道有個長髮的年輕女子會不時上公司接他下班,每次看到菜鳥OL時,眼中似乎帶有敵意。

“想太多了吧?難道我會看上這樣不修邊幅牙齒又不齊整的慘綠少年?”

“慘綠少年”這四個字,是幼受香港三毫子愛情小說薰陶的菜鳥OL從某部小說裡學來的,覺得十分適合形容這名看似吊兒郎當的小男生。

直到有一天聽到善良阿姨說:“Casper係佢嘅band嘅lead singer,佢嘅女朋友愛佢愛到要生要死。”

什麼?陰柔的卡士柏竟然是搖滾樂隊的主唱?於是菜鳥OL忽然之間才明白,那名上來接他下班的長髮女子,為何會對可能的“同情者”懷有敵意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