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敬業樂業3】從紙筆跨越至電腦時代 邱文發當記者37年

從手寫到電腦打字,從用菲林到數碼相機,時代的巨輪轉了又轉,但資深報人邱文發不曾離開媒體業一時半刻。

Advertisement

他自小鍾情《星洲日報》,長大後便決定投身報館工作,因此得以伴隨《星洲日報》見證時代的轉變。即使在退休後,仍熱愛報業繼續擔任通訊員堅守報人崗位,至今已投身報界37年。

現年60歲的邱文發於1980年畢業後,先到韓江科學館擔任管理員。直到1982年4月15日,他才加入《星洲日報》當記者。

邱文發說,過去三十多年來,《星洲日報》的檳城辦事處曾數度搬遷。“1985年,檳城辦事處是設在漆木街,過後先後遷到三星巷朱大廈、大咯巷、鴨加路,以及如今的中路福建會館大廈。”

他披露,他從小就與《星洲日報》結下不解之緣。“我的童年是在柔佛古來小鄉村度過,而《星洲日報》當時就是村里最暢銷的報紙,也是鄉民的精神糧食。”

談起《星洲日報》,邱文發可說是感觸良多。他坦言,他幼時閱讀報章時,對國內外新聞的報導只是一知半解,當時最熟悉的莫過於副刊欄目的兒童天地、春秋的文章等。

《星洲日報》伴隨許多青少年成長,包括邱文發,並給予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啟發,因此他與《星洲日報》可說是結緣一生。

曾接觸多名體壇名將

他於1982年被《星洲日報》錄取為記者時,起初是在吉隆坡總社出任體育記者,他還記得,當時的體育組主任為劉觀祥,副主任則是謝建邦。

“當時,我在報館還是一名新秀,常向老同事學習。”

在擔任體育記者期間,邱文發曾報導過國內外的體育活動,包括奧運會、東運會、湯杯羽球賽、默迪卡杯足球賽、其他籃球賽、羽球賽、排球賽和乒乓賽等等。

“因此,我常常和當年的體壇巨星接觸,如羽球名將米斯本、傅國強、韓健、欒勁、趙劍華、楊陽、李蔚玲、韓愛萍、張愛玲、林水鏡和蘇基阿多、足球名將蘇進安、山督星和曾維和等人。”

憶起當年在體育組的工作內容時,邱文發說,當時的工作工具主要是筆和紙,常常需通過電話通報競賽成績或賽情,至於新聞則是通過傳真機傳回報館。

“當年,傳真機算是最先進的科技器材,但是速度奇慢,每每傳真一張新聞稿需費時約10分鐘,傳真照片則需費時約20分鐘或更久。記者則因需手寫新聞,導致手指疼痛不已,甚至影響字體的工整度,特別是趕稿時刻,更是字體潦草。”

慶幸的是,經驗豐富的編輯還是可以辨認記者的潦草字體,及時刊登有關新聞。

採訪路線多元化 有熱忱不換跑道

1985年,邱文發申請調往檳城辦事處任職,採訪路線也因此變得多元化,他說,平日除了必須採訪法庭、警方、意外、社團、商業經濟和政治等新聞外,還得發掘獨家新聞。

“如早期巫統、馬華和民政的政治鬥爭動態、教育法令21(b)被撤銷並由新教育法令取代、中國銀行在大馬復辦等新聞,我們都有報導。”

此外,他也曾多次被派採訪在中國、日本、韓國和菲律賓等地舉辦的國際會議。

他說,他之所以會持續待在這個領域,主要是因為對新聞界有了感情,更重要的是他對新聞的熱忱不減,因此,才得以堅持當報人直到退休。

他坦言,他不曾轉換跑道,多少也是因為他已習慣了新聞工作。

“一般人都會想要尋找更好的生活方式,但我對現在的狀態相當滿意,也很滿足,特別是在新聞工作上總是很有成就感。”

翻譯讓語文進步

究竟要如何才能當一名好記者?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邱文發說,除了必須掌握各種採訪技巧,新聞從業員的語言能力也必須勝於一般人。

邱文發只有中五的學歷,但在採訪多項節目尤其是國際會議時都必須採用英語。

對此,他說,他的語言能力之所以能大躍進,全得歸功於他初期加入體育組的時候,需經常進行翻譯工作。

“在翻譯新聞的時候也能提升自己的語文能力,我的翻譯能力也因此越來越進步。”

建立人脈取新聞 早年獨家較長命

邱文發說,傳統媒體的運作方式多是着重於採訪獨家新聞,以及搶先報導新聞。

“早期的時候,報館甚至常來電要我提供封面頭條新聞,我多會在短短半小時內炒出一套新聞。當然,這也關乎到人際關係,我們必須取得新聞來源者的信任,那麼,消息就會源源不絕。”

他強調,只要不扭曲他人的看法就能贏得別人的信任。

至於獨家新聞的來源,他說,記者除了需要具備人脈,還得擅長見機行事,才能挖到獨家新聞。

“有一次,中國時任領導朱鎔基的代表團成員來馬時,報館就安排我訪問中國銀行的行長,但我並不認識他,只知道他們住在某家酒店。於是,當他們一行人到酒店進廁所時,我就到廁所喊了對方的名字,當對方應我後,我便馬上在廁所裡採訪對方。”

另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獨家報導便是有關中國前政治人物魯平於1997年香港回歸時與郭鶴年一起來檳城一事,當時,他到機場去等候對方。

“雖然有保鏢叫我不要干擾這些大人物,但我卻回稱在公共場所站着並沒犯錯。由於我知道在短時間內無法問太多問題,於是只發問那些只需回答‘是’或‘不是”的問題,來取得我要的新聞內容。”

他說,當時的獨家報導或搶先報導的新聞“壽命”較長,在進入網絡時代後,這些新聞的“壽命”都變得很短,因為只要任何媒體把自己的獨家或搶先報導的新聞上傳至網絡,很快就會被抄襲,並從“獨家”變成“非獨家”。

“7年前,我曾採訪過衛生部長談論白咖啡被摻入毒品的事件,當時,我向部長詢問詳細情況,他說,由於咖啡內有不明物體,因此必須交由警方調查,以便確認有關物體的成份,以及它為何會進入白咖啡裡。”

他說,他獨自採訪衛生部長的這則“獨家新聞”只“獨家”了半小時,其他媒體就爭相刊出有關新聞。

他也承認,過去報導“獨家新聞”的作法讓他很有成就感。

“雖然網絡的存在使得‘獨家新聞’的壽命變短,但網絡的快速確實也提供了媒體工作許多便利。不過,媒體能否存活下去,主要還是在於它們是否具有公信力,而記者所必須扮演的角色就是更詳細和真實地去報導每一則新聞。”

託人帶菲林返隆

報館派同事接取

邱文發經歷了媒體業從紙筆時代邁入電子時代的過程。他說,他早年採訪和報導新聞時所需採用的工具為紙筆、電話和傳真機,當時的報章還是以黑白呈現的居多,直到進入彩色印刷時代,記者就必須設法把所拍照片的菲林寄送到報館,供印在報章上。

他披露,他以前被派到外國或外地採訪時,還得趕到機場拜託飛往吉隆坡的乘客把菲林帶返吉隆坡機場,吉隆坡總社的主管就會派人前往機場“接應”菲林。

“我於九十年代在浮羅交怡採訪一項國際會議時,也曾把菲林帶到機場碰運氣。若有乘客願意幫忙最好,否則就很麻煩,即使有些乘客因此向我們索取小費,我們也會給一點。”

邱文發也曾於1998年5月8日被派到印尼採訪當地的暴動事件。

憶起當年的緊張局勢,他聲聲嘆道,就算是前往採訪也要懂得自我保護。

“當時很多華人走進酒店,就連那些沒有穿鞋的也進來躲藏。我們就在那時候跟當地的華人交談,瞭解他們的經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