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東西明周刊副刊

【招牌菜】藝人打造美食品牌 發展事業第二春

友弟在歌壇活躍超過30年,對音樂事業仍有很多理想,但也不忘積極發展事業第二春──Yudimama’s手工椰子糖。

友弟在歌壇活躍超過30年,對音樂事業仍有很多理想,但也不忘積極發展事業第二春──Yudimama’s手工椰子糖。

Advertisement

本地音樂人友弟在歌壇活躍超過30年,從創作歌手、激盪工作坊團員、另類音樂人主唱,至退居幕後製作專輯,再到演繹老歌,近年以摩登南洋理念推出《Kopisusu》、《南洋經典說唱集》系列。

對音樂事業,她至今還有很多理想,並同時積極推展第二事業──Yudimama’s手工椰子糖,承載媽媽的夢想。

友弟對椰子糖的回憶,就是唸小學時很流行玩Tikam,她常抽到椰子糖,有一種“得獎”的感覺,如今椰子糖也算是大馬具代表性的土產之一。

爆發疫情前,友弟偶爾會舉行椰子糖小工坊,讓大家體驗製作椰子糖的樂趣。

小孩親自體驗製作最開心。

友弟(右)與媽媽(中)、友人洪嘉惠(左)出席第一次的糖果展銷會,當時還沒品牌。

無心插柳創業 傳承南洋媽媽好手藝

及當初製作手工椰子糖的初心,友弟說:“椰子糖是我從小吃到大的零食,更是過年過節的‘年糖’,以前都是爸媽親手做,媽媽負責煮,爸爸負責搓,他們做的椰子糖,深得我朋友們的喜愛,因此每次我演出,媽媽賣椰子糖已成了‘傳統’,她也很開心、有自信,感覺有小成就。”

Yudimama’s手工椰子糖是友弟無心插柳開創的事業,友弟媽媽生前是割膠工人,而爸爸是羅里司機,兩老退休後相依為命。友弟表示,自爸爸去世以後,媽媽的身體狀況也逐漸下滑,為了讓媽媽的精神有所寄托,便萌生和媽媽一起經營椰子糖生意的念頭。遺憾的是,品牌還來不及推出,友弟媽媽就在2015年因病過世。因此,“Yudimama’s”名字背後,除了隱藏着友弟對媽媽的懷念,也肩負了傳承南洋媽媽好手藝的信念。

友弟的老家位於文冬的Kampung Benggali,一家人於七十年代搬來這裡,媽媽離世後,她將老家翻新整修,加建了手工椰子糖工坊、工作間及樓上的部分,這個小空間被友弟命名為“牛背小居”民宿。經過一番籌備,Yudimama’s手工椰子糖在媽媽過世10個月後,於2016年正式開業。

兩者不牴觸 音樂+椰子糖相互結合

萬事起頭難,友弟說,創業初期最大的困難是因為“懂一點,不懂一點”,所以要“撞過牆壁”才能夠真正學習。最初,她們是靠家人、鄰居幫忙製作椰子糖,也不算是正式的生意,倒是“隨性”的感覺多一些,後來有國會議員幫忙推廣,吉隆坡也開始有一些實體店銷售處,這門生意,也讓她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

2017年,友弟開始參與商業團體、課程、講座,她難以置信地道:“我還去參加什麼‘圓夢創業大賽’,哈哈哈!”

創業需要資金,幸好友弟得到好友的幫助,為了“交代”,她告訴自己必須做出好成績。

“這幾年學會很多,生意有很多‘玩’法,但最重要是清楚知道自己做生意的本質是什麼?只要方向清晰,知道自己的選擇,就可以讓大家一起配合。”

從音樂人變生意人,她直言:“‘商人’不易當,我的頭腦構造還是偏向右邊,做得最好的始終是音樂,但是兩者完全不牴觸,可以相互結合。”

對友弟而言,椰子糖是單純的生意,音樂創作是獨一無二的,可以創造出自己的味道。最近她推出《南洋經典說唱集-我們遺落的時光》6集影片,就很好地跟自己的“南洋經典食品”結合,“無論是南洋曲風的歌曲,或是椰子糖,都是熱帶風情的代表。”

轉攻網絡營銷 疫下新出路

從傳統的經營手法,到轉型發展網絡營銷,開始擁有自己的團隊,這都得“歸功”於這波新冠病毒疫情。

“去年3月實施的MCO,實體店開開關關變得很不穩定,我們很多椰子糖都被老鼠吃了!不得不想辦法,我也是這樣慢慢開始接觸網賣管道,從零學起,去年10月才開始有比較系統化的安排。”

馬來亞時期家家戶戶都會做椰子糖,不過都是家庭式,更是過年過節的“年糖”,非常有節慶的味道。

目前Yudimama’s手工椰子糖高達90%的營業額來自於網絡銷售,早前還特別推出多款新年禮盒,友弟坦言這是“痛定思痛”後,唯一的出路。疫情期間,她的演出、活動大受影響,眼前只剩下椰子糖可以賺錢,於是,她開始招兵買馬,這才發現原來身邊的人其實都很有才!

“我找了一個熟悉網賣的朋友,其實他是策劃活動的人,一問才知道對方曾經當過餐館經理,管理的功夫比我好太多!另一個則曾是生產部經理,我把以前搞音樂的朋友召集來推廣椰子糖,沒想到會有驚喜,而策劃演出跟網售其實只是‘策略’上的不同。”

Yudimama’s手工椰子糖以黃糖、蜂糖進行製作,為傳統椰子糖注入營養概念。

研發新口味 注入營養概念

Yudimama’s手工椰子糖工廠目前由3名主婦揸弗,弟媳已升級當廠長,大家的感情就像一家人。友弟是品牌掌舵人,除了為產品尋找定位,也包辦包裝、品質監控、品牌代言,“我也自己策劃文案,因為我最瞭解。”

如何在包裝下功夫?友弟笑說:“我是‘死愛美’的人,朋友都說我花太多錢在包裝上了!我們最初的包裝很草根,就是彩色糖紙,以前賣椰子糖是很有趣的,拿着一大袋,買多少、當場秤,然後放進塑料袋。有一次我看到媽媽辛辛苦苦做的椰子糖灑落一地,真的很心疼,我就想一定要做好包裝,也是我對椰子糖的珍惜之情。”

Yudimama’s手工椰子糖主打的明星商品,是4種口味的椰子糖:原味、芝麻、文冬薑和文冬榴槤。創意十足的友弟也研發過綠茶、花生口味的椰子糖,但她說:“那時我爸還在世,他叫我不要搞太多花樣,哈哈!”

“要吃糖就吃好糖”,友弟選用黃糖、蜂糖進行製作,為傳統椰子糖注入營養概念。“低甜少糖”的椰子糖,會好吃嗎?她笑說:“非常少數的顧客會覺得‘不夠甜’,但如果真的有人這樣說,我會說‘這是故意的’。”

除了椰子糖,Yudimama’s還有粽子薑糖、瓜瓜薑,最新產品是椰子糖能量棒。

Yudimama’s椰子糖銷售處:

除了郵購,Yudimama’s手工椰子糖也在吉隆坡何九海南茶店(Jalan Balai Polis)、婆婆家(Batu 9 Cheras)、3家颱風台式火鍋店(Jalan Klang Lama、Dataran C180、Bandar Menjalara)寄賣,雙親節將設有合作配套。

迎頭趕上 曹國輝網售大馬美食

“轉戰網上生意的曹國輝慨歎,這門生意其實不易做,因為網絡商店是24小時運作,而且後台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包括送貨、處理投訴等。”

皇帝魚的進口價格每公斤400至500新元(約1230至1535令吉),一條3公斤或以上的皇帝魚,才是真正的“好料”,顧客買了必須拿去餐館請廚師烹煮,阿姐鄭惠玉(中)吃了也讚不絕口,張耀棟(右)則是最新加入“Sibay Shiok”的成員。

加坡藝人曹國輝於今年2月設立“Sibay Shiok”品牌,集合藝人的力量網售娘惹米暹、鮑魚、榴槤、羊奶、溏心蛋、麵包等美食,除了支持新加坡本土品牌,也從馬來西亞進口榴槤和價格不菲的皇帝魚,接下來還有怡保白咖啡、椰子水。

“榴槤屬於季節性水果,我們從彭亨進口黑金、貓山王,而且堅持只賣‘好榴槤’。至於皇帝魚,一般在新加坡吃到的皇帝魚是一條一兩公斤,其實每條3公斤或以上的皇帝魚,才是真正的‘好料’!”

新加坡有很多各類型農場,疫情後,政府鼓勵商家推廣網絡生意。曹國輝說,很多“老農場”仍然以店面作為主要的銷售據點,他們與農場談合作,善用本身的資源,安排網上行銷、宣傳、設計、送貨等。

網上生意看似容易經營,曹國輝感歎其實不易做,因為網絡商店是24小時運作,而且後台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包括送貨、處理投訴等。

“如果沒有這次的疫情,相信我不會想做這個!Online Business是疫情後的新常態,我們不可能回到從前,雖然新馬的網購比中國落後,但還是要迎頭趕上!”

曹國輝“被困”新加坡,新山生意伙伴Ben Yeoh(右)代為招待明星朋友,來自台灣的邱凱偉(左起)、林宇中、王順達之前在新山拍攝《靈魂擺渡.南洋傳說》,都是Sushi Shin的座上嘉賓。

Binchotan最大賣點是使用日本備長炭燒烤,食物部分主打各類精緻熟食、熱食。

新山投資Omakase餐館 樂當小股東

曹國輝在三四年前轉戰跑道在柔佛新山拍攝美食視頻,“潮曹派”主要介紹大馬美食,他在4個月內走遍柔佛州10個縣,還去了馬六甲、檳城、怡保等地。之後友人為他設計“潮曹派”App,將22個月的拍攝,所累積至少120個美食地點,全部收錄在內。

疫情前,曹國輝一個月在新山住上廿多天,如今“被困”在新加坡一年,“潮曹派”也沒有新內容可更新。但其實這一年來他並沒有閒着,正籌備開放後去印尼、越南、柬埔寨拍攝美食節目。

與吃很有緣,曹國輝早期投資過火鍋店、燒臘店,近2年與友人在新山投資Omakase日式餐館,先是Sushi Shin,最新是2月底開業的Binchotan,2家餐館同樣備有進口高檔食材,突出食物的原汁原味,但是概念截然不同。Sushi Shin強打生魚片、壽司,Binchotan最大賣點是使用日本備長炭燒烤,食物部分主打各類精緻熟食、熱食。

曹國輝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生意伙伴Ben Yeoh,2人的共同點是愛吃、對吃有研究,所以對食物品質的把關要求嚴格。他說:“新山與新加坡僅一水之隔,在新山開餐館成本較低,目前市場不是很好,做什麼都要小心,餐飲業是一個很敏感的行業,一年可以賺11個月,但只要虧一個月就完了!畢竟旅遊業尚未恢復,做什麼都要步步為營。”

Sushi Shin

07-333 9818

55, Jalan Keris 1,Taman Sri Tebrau,80050 Johor Bahru, Johor.

2pm~9pm

Binchotan JB

07-336 4918

15, Jalan Kuning 2, Taman Pelangi,80400 Johor Bahru, Johor.

6pm~10pm

楊志龍的送貨最高紀錄是從中午送到半夜12點,深刻體會送餐員的辛苦。

豬腸粉在經過打造、“變身”後,也可以變得不簡單,看了讓人胃口大開!

凡事要求完美,楊志龍連豬腸粉的擺盤也不馬虎。

除了傳統豬腸粉,楊志龍不忘推陳出新,在農曆新年期間推出“XO豬腸粉”。

“玩”出新品牌 楊志龍炮製楊氏風味豬腸粉

楊志龍是新加坡有名的“美食廚師男”,機緣巧合下和新加坡廣和興醬園合伙網售

“楊氏風味”豬腸粉,期待未來待各國邊境開放時,豬腸粉也可以成為獅城伴手禮。

加坡藝人楊志龍與當地醬油老字號廣和興醬園合作,去年8月底在網上售賣“新加坡豬腸粉”(Singapore Chee Cheong Fun),最高紀錄在短短2分半鐘賣出100盒!

談起這個品牌的由來,楊志龍說:“去年4月新加坡實行‘阻斷措施’期間,我常常在家做菜、做FB Live,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廣和興醬園的第三代傳人胡京浩,對方通過FB聯絡我,之後送了醬油、醬青、甜醬等醬料,還有豬腸粉給我試吃。”

楊志龍是新加坡有名的“美食廚師男”,不時在“Play Kitchen”FB直播分享烹飪心得,愛玩的他將豬腸粉拿去“玩”,加工調配出自己的“楊氏風味”,雙方一拍即合,決定合作網上生意。

兩人都是新加坡本土美食的支持者,廣和興是本土品牌,加上豬腸粉所用的材料、醬料,如:花生醬、香油等,都是本地出品,品牌取名“新加坡豬腸粉”非常貼切。

賣傳統美食,是不是也要創新?楊志龍笑說,他們賜予豬腸粉“新生命”,加以豐富,但不會改到“亂七八糟”。之前為配合聖誕節、農曆新年,他們曾推出主題性豬腸粉,聖誕節有“煙燻豬腸粉”,農曆新年則是“XO豬腸粉”。


楊志龍期待各國邊境開放時,豬腸粉可以成為帶出國的伴手禮。

精心設計 打造獅城伴手禮

說到新加坡美食,大家想到的是雞飯、肉骨茶、辣椒螃蟹等,但如果在樟宜機場買手信,通常只能買班蘭蛋糕、肉乾,“實體美食”選擇不多。

因此,楊志龍的想法是先從新加坡出發,未來通過網絡平台,將這道美食發揚光大,待各國邊境開放時,豬腸粉也可以成為帶出國的伴手禮。

“我們的豬腸粉包裝經過精心設計,有點復古Feel,結合現代一點的設計,現在也有很多人買來送禮。”

主打甜、鹹、香、濃、辣風味的“新加坡豬腸粉”以10條加4罐醬料、1罐香油配套出售,一盒28新元(約86令吉)。

這不是楊志龍首次進軍飲食業,問他網賣是否比實體店來得容易經營?他搖頭道:“有難度!如果訂單多,送貨是很大的挑戰,像剛過的農曆新年,很多顧客要求我們安排除夕送貨,結果一共有200個送貨地點!開業初期,我們是每隔一天限量發售50盒,之後增至100盒,最高紀錄是2分半鐘賣出100盒!現在運作各方面比較穩定,顧客今天下單,我們一兩天後發貨,確保顧客收到的豬腸粉是最新鮮的成品。”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