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東西明周刊

【招牌菜】娛樂業停擺 藝人直播帶貨尋商機

新冠疫情催旺了線上消費模式,「直播帶貨」儼然成為了流行符號新常態。

疫情衝擊娛樂產業,目前仍處於停擺狀態,為免坐吃山空,有些藝人干 脆加入直播叫賣行列,試圖尋找新商機。

人氣主播在線,不買都會打開來看一下。

疫情之下,藝人直播帶貨不但符合宅內消費慣性,更提供了新的娛樂方式和社交互動性,還可在線交流和點評,讓網民們甚是過癮。

王雷轉當賣魚哥 再創事業第二春

到直播帶貨最火爆的,在防疫期間成功靠直播翻身,並創下6萬人觀看紀錄的,非他莫屬──既是歌王也是賣魚哥的王雷。

60歲的王雷是新加坡歌台一哥。宅家避疫期間因義務幫忙魚販朋友在網上直播賣魚,令他一夕躥紅,甚至火到中國去,在中國微博是熱搜的第十八名,被中國網民稱為“暴躁賣魚哥”,從此擺脫不了賣魚哥的身份,成功再創事業第二春。

王雷之所以火紅,因為他賣的不止是魚,還有娛樂。“你的魚可以放生嗎?你的魚是公還是母的?蝦有幾隻腳?這條魚的爸爸叫什麼名?”這是賣魚哥直播時,網民們發出的奇葩留言,令王雷氣瘋抓狂,拿起刀子恐嚇網民,甚至爆粗,而這一爆粗,人氣瞬間暴增,更被喻為是有史以來最搞笑的賣魚直播。

爆粗才有人氣

“我知道有很多人罵我,認為我爆粗會教壞小孩,甚至舉報我,我的臉書已被關閉3次了。我想說,我不是喜歡爆粗,是網民喜歡聽我爆粗,爆粗才有人氣,我只是為了飯碗,因為若我沒飯吃,誰要養我?”王雷無奈地說道。

他說他也明白大家的感受,他也告訴他女兒,不要讓他的孫子看到他的直播……奈何,這都是為了生活,為了飯碗。

“做這行,我早已習慣了,像做歌台秀,常常也得講一些黃色笑話,不然沒人要看,都是為了迎合觀眾。”

開播15分鐘 賣完千條魚

新冠病毒令各行各業受到重擊,歌台秀被取消,王雷從2月開始就完全失去收入,現有的儲蓄都快花光了,為了不動用定期存款,那時他和太太每天的午餐,都是一包飯兩人分着吃,如此窘迫的情景,又有誰看見?

他說,他以為事業無望了,所幸,老天另開了一扇窗給他。“當時我只是想幫忙朋友把魚賣掉,沒想到,開播15分鐘,就賣完了1000條魚,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

義務幫忙朋友4天後,場場生意火紅,訂單接不斷,王雷開始在想,或許直播帶貨是一條事業出路。

4月尾,王雷開始在自己的臉書直播賣冷凍海產,戴上那頂幸運漁夫帽,以賣魚哥身份,用一貫詼諧的主持方式,從第一場一萬多人,到後來衝破6萬人,“戰績”斐然。賣魚哥成了經濟低迷時期,最激勵人心的榜樣。

“我想告訴所有年輕人,不要害怕失敗,我王雷60歲了還在學習,還在努力,也扭轉劣勢,我對科技對海產一竅不通,都可以逼自己去學習,成就事業,所以,大家千萬不要放棄!”

逆境創商機 檳城設總店

來到賣魚哥的直播,賣魚哥對着空氣在罵,一大批網民奇葩留言,是開心且歡笑連連的。

就如新加坡名導梁智強所說,雖然並不鼓勵他爆粗,但無可否認,王雷確實很奇葩,就算他爆粗,也不會有人生氣,反而覺得他很可愛很搞笑,這就是他獨有的魅力和風格。

王雷在逆境中創造了商機,短短兩個月,事業版圖不斷擴大,如今更進軍大馬,在檳城開設總店,新山分店也掛上招牌,更在各處設了自己的團隊。

“但我還是不會放棄歌台,我愛歌台,沒有歌台,就沒有今天的王雷。”

李國煌賣冷凍海產 口才好不如產品好

新加坡著名的搞笑天王李國煌,5月31日也開始了他的處男作冷凍海產直播叫賣,取名為“鮮食群”。

李國煌說,直播叫賣已成了時下新常態,從台灣流行到中國,絕對是未來市場新趨勢,更是一門大學問及大生意。

“我看好它的市場,這情況可持續3至5年,可能更長。無論是職業轉型,抑或絕境求生,線上消費模式這門生意絕對可以考慮去經營的新出路。”

李國煌之所以會參一腳,是因為他覺得很好玩,同時也是一種訓練和挑戰。直播叫賣和演藝工作是全然不同的東西,這令他充滿好奇。

售後服務要做好

“有人會說,藝人去做直播叫賣是放下身段,我完全不認同,就因為是身份是藝人,才會有人想去看,也才有人更信任我們的產品,像王雷做直播可以吸引幾萬人去看,那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這場疫情,讓李國煌感觸很深,他說,有好有壞,壞就是病毒會人傳人,好就是人類防疫不出門後,對整個大自然環境是好的,空氣也變得更好。

“大家與家人之間的關係,也因為這場疫情,更了解彼此,價值觀也變得不同。”李國煌說,疫情下也讓大家也看到許多藝人的誠意,比如線上直播的環球音樂會,郭富城及五月天等人的真誠演出,讓他內心滿滿的感動。

“以前做節目或參加比賽,內容是設定好了的,有評判有得獎排名,現場也有許多專業人員幫忙打點,但做直播叫賣,沒有腹稿,都是臨場發揮,讓人喊標,也不知臨場會發生什麼事,更常面對網絡線路不暢的問題,這都得學習面對。”

他說,做直播叫賣,和藝人口才好不好沒有很大關係,最重要是產品品質一定要好,還有售後服務,今天賣,明天送,那佔了整體工作的80%。

“如果產品不好,客人買了一次,就不會回頭,口才再好也沒有用。而且,藝人做直播帶貨,一定要謹慎選擇產品,因為一個不慎就會影響或毀了藝人本身的形象。”

藝人賣貨前 須瞭解產品

和演藝工作的狀況有別,李國煌說鏡頭後面可能是一團亂,但呈現至觀眾眼前的都會是美美的。而做直播叫賣,所有的東西都會被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藝人要賣貨前,一定要非常瞭解自己的產品,要明明白白地給消費者作解釋。

他現今做的冷凍海產,因為曾經接觸過,所以有一定的信任和瞭解,才會選擇它。“那是大公司品牌,賣日本海產為主,都是安全的真空包裝,我每年農曆新年都會買,自己吃過,對它相當有信心,才會推薦。選擇賣冷凍海產,是因為風險比較低,運輸方面較不會出差錯,但畢竟是藝人,一定得非常慎重。”

專人作講解 上下多互動

李國煌說,現今直播叫賣之所以火紅,有一定原因,網購雖早已盛行,然而卻只限於看照片,有很多疑問,都沒辦法瞭解。

直播叫賣則全然不同,產品品質一目了然,還有專人作現場講解示範,消費者更可以留言交流,彼此有互動,如果是名人,大家也會更信任,也更有看頭。

李國煌說:“主持直播有很多方式,不同方式各有其擁躉,譬如王雷,他是走草根路線的,也有人是走性感路線的,更有男扮女裝的,最重要的,是要找出適合自己的主持風格即可。”李國煌與新加坡明星美髮師李榮達(Addy Lee)也計劃籌備開直播平台公司,預計7月開張,正積極組織團隊。除了冷凍海產,他也希望可以售賣一些時尚生活用品如廚房用具等。

“這是一場持久戰,一定要堅持!”

陳建彬樂當榴槤彬

疫情催化營銷革命,網紅直播帶貨風靡一時,許多藝人趁機轉型,藝人直播帶貨,瞬即成了一股潮流。新加坡資深演員陳建彬在防疫期間,除了每日在網絡以方言呈獻新聞FFN日日報,給大家貼心分析疫情外,更直播賣榴槤,變身親切的榴槤彬。

陳建彬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綜藝節目名嘴,出過唱片、演過電影、主持過電台節目等,如今面對疫情衝擊,他也給自己的人生來一個大轉變,自搭舞台重整心態。

他說,許多藝人開始做現今最火的直播帶貨,如果他再不做,就太遲了。

沉浸娛樂圈40年,現年67歲的陳建彬,最近也快樂地做榴槤彬,直播火賣大馬榴槤,此外,他更在防疫期間,給大家以熟悉的方言日日報上貼心新聞。

其實,陳建彬賣榴槤,面對許多挑戰:一、他有糖尿病,忌吃榴槤;二、他是科技白痴。已經67歲了,要掌握好科技,談何容易?

但是,他沒什麼好怕的。“榴槤現在最火,很多人愛吃,做直播是唯一的轉機。”陳建彬只為一個字而來,就是“賺錢”,可以挑戰新事物又可以賺錢,就是他最大的樂趣。

好味才推薦

“這幾個月來,我不是面對收入問題,而是心理調適問題。因為霎時之間停工,什麼都不用做,只能躺在床上,產生了很大的心理壓力,所以得想辦法調整心態。”

沉寂了一段不算短的日子,也不懂得該做些什麼,眼見藝人朋友都下海玩直播去了,還做出高人氣,擦出全新火花,誘得他也想放膽一試。

“很多人來找我賣產品,現在正好遇上榴槤季節,加上我熟悉榴槤,不如就從賣榴槤開始吧!7月開始就會挑戰冷凍海產,那又是一個全新的嘗試。”

雖然糖尿病患不宜吃榴槤,但陳建彬曾經也是榴槤控,是好是壞用舌頭一嚐就知,所以也會淺嚐一試味道,保證好味才推薦給大家。

應對各評語 心臟要夠強

“現在直播賣榴槤,我覺得很好玩很開心啊!這是一種全新的學習,我在娛樂圈40年從未試過的,周圍沒有專業人員打點,所有事都親自動手,很隨意,自己打燈,在家也隨時可以開直播,全靠臨場反應,初時不習慣,但是堅持和努力下去,很快就會融入其中。”

陳建彬回溯演藝生涯,全程只需專注在完美呈獻上,不會與觀眾接觸。直播則有很多的技巧要學,還要有顆很強的心臟,好評惡評都得面對,一邊講解,一邊回答觀眾的留言,要幽默以對,這都是非常考腦力的。

最怕沒觀眾 心理負擔重

陳建彬說,現在已是網絡購物時代了,所以不要害怕改變,不要怕輸,要活到老,學到老,如果抗拒改變,原地踏步,就會與社會脫節了。

“疫情之後,我們的生活會來一個大轉變,大家都得去適應數碼化年代。如今要開會,我也是透過網絡。一開始還真是頭痛,因為不懂得操作,只能逼着自己去學習,還學會了非常方便的電子過賬,我想這是我最大的收穫。”

做直播,最大的壓力就是擔心沒有觀眾,粉絲少,因為直播是騙不了人,數字都一目瞭然,這都造成心理負擔。

至於直播的好處,陳建彬笑說,就是可以隨性可以隨意可以輕鬆,就算穿條短褲也沒人會發現。

此外,顧客下單後的幕後運作模式,也是他最感興趣的另一種學習。

林靜苗偕家人自救 你包餃子我做菜

是藝人也是導遊的“苗苗”林靜苗,面對新冠疫情,可說是雙重打擊。為求一家人在這非常時期有飯吃,她聯手廚師媽媽、廚師弟弟和廚師男友,一起直播賣住家好菜,全家人同舟共濟渡難關。

苗苗早幾年前就已經開始透過直播與觀眾互動,這場疫情,讓她和家人都無法如常工作,一開始一家人過着偽退休生活,原本還打算領取保險儲備應急,當察覺到很不妙,危機感來襲後,她重新思考新出路。

她說,當無路可走時,可以做的,都要去做,再不動,就無法生存了。她不求發財,只求溫飽。

“我媽媽是廚師,弟弟也是廚師,男朋友是中國東北人,從小就會包餃子,我讓他們每人煮一道菜給我,我去做宣傳,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直播外賣。”

一個月看到成績

她善用她的直播平台,負責主持和試味,媽媽、弟弟和男友就負責煮和包裝,直播宣傳她家的檳城Lobak、炸燒賣、東北餃子等拿手小吃,沒想到,反應熱烈!

“弟弟原有一個研究多時的食譜,這食物本是日後要發揚光大的,沒法之下,只得做來應急,媽媽初時也反對,但後來也支持,我們得團結,這才有力量。”

初時比較辛苦,後來累積了些回頭客,回頭客通常也不會只買幾包,而是10包20包,一個月內,就讓她們看到了成績。

網絡雜貨店 什麼都能賣

苗苗會去做直播叫賣,不是她看到未來市場,純粹是想靠雙手快快賺錢,填飽一家人的肚子。

看苗苗的直播做得有聲有色,有很高人氣,也引來不少商家找她開直播賣產品,但接受了ABC,又沒辦法做到DEF,令她深感為難。

“過後,確實是看到了它的市場,而且大家都看到了,人人都去做,競爭非常大。後來,我想了想,有一種生意是不會倒的,而且也可以解決我的問題,那就是經營網絡雜貨店,我就什麼都可以賣了。”

因此,她決定跟好友小薇薇一起成立另一個直播平台“薇苗網炸店”(WeiMiau Mini Mart),專門幫忙商家推銷他們的產品,她雖不愛吃榴槤,卻也可以賣榴槤,是無限制的自由網絡商店。

如果有機會 發展成品牌

因為是藝人,所以苗苗也佔了些優勢,觀眾購買時比較安心,最重要的,就是要敢敢去做,像她,家裡只有950方尺,她每天就利用小露台做直播。

“說真的,我也做得有點亂七八糟,幸好有家人的全力支持。”苗苗向來的敢怒敢言,也因為她夠真,也是吃貨,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絕不推薦,也讓觀眾更為信任和支持。

“我們自家的小吃,因為都有我們滿滿的心思,我也希望這不止是短期的應急生意,如果有機會和資金,我們希望可以拿來發展成苗苗品牌,繼續做下去。”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