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 民興黨另一退黨事件

上周,沙巴民興黨副主席彼得安東尼突然宣布退黨,可說是沒有意外,意外的是,黨領導層毫無阻止之意,也未說要像對之前出走的幾位議員那樣採取行動;反之,另一副主席王鴻俊同理的說他是在壓力下退黨,黨主席沙菲益說“應該沒有問題”,還送上祝福,只是稍後對彼得指黨已偏離初衷選擇西渡而表達不滿。

報道說,彼得正在籌組新黨並將靠攏沙盟,陪同退黨的還有另一名州議員,不排除新黨正式成立後,還會有民興黨議員跟著跳槽。

Advertisement

隨著彼得兩人退黨,民興黨至今只剩下17名州議員,再退幾個的話,只怕引發骨牌效應,那就真正不妙。

兩個月前已有尤索雅谷州議員退黨,當時就盛傳另有15名民興黨州議員將集體退黨,那時就覺得很誇張,但想到去年導致州議會解散並舉行州選的退黨潮,那也不是不可能。

沙菲益沒有理由不感擔憂,王鴻俊卻說這也有好的一面,更令人大惑不解。

令人費解的還有,民興黨如今並非執政黨,執政的沙盟現有52席對反對黨26席,已達三分二多數議席,實在沒有必要如此“多多益善”,省得來到下屆州選,在議席分配方面又來爭個半死。

彼得指民興黨不應放棄捍衛沙州權益而選擇西渡,認為沙巴應像砂拉越那樣,把所有本土政黨團結在一個聯盟,好如沙盟。

問題是,沙盟不止只有本土政黨,裡邊也有來自半島國陣/國盟的西馬政黨,而砂盟則都是砂拉越政黨所組成。

沙菲益就回應說,沙盟不完全是本土政黨,沙盟主席哈芝芝來自土團黨,所以沙盟同樣是由聯邦領袖所控制,彼得成立的新政黨若加入沙盟,只會再次分裂州民和內陸族群。

沙菲益對彼得表示同情,說自他(彼得)面對官司以來,他已向他多次提及退黨的事。

彼得已否認退黨與他的官司有關。他在去年12月被判表罪成立,原訂在周一(1月3日)出庭自辯,因換律師而審訊展延。

民興黨國會議員羅茲曼也面對一項濫權貪污案,將於5月開審。到時會不會再有退黨事件發生?

其實,沙盟成員黨是否會在下屆大選合作,端視巫統土團黨的關係,如果兩黨在半島分道揚鑣,不可能還能繼續在沙巴合作愉快,遲早必也分家拆產。

各黨各有盤算

日前就有網傳,民興黨準備和國陣尤其是巫統合作,組織一個取代沙盟的新政府,並由邦莫達或沙菲益出任首長。

覺得這個可能性不高,巫統14席加民興黨17得31席,根本不到州議席的一半,如何成立政府?除非拉攏沙巴希盟9席,但民興黨不是已和沙巴希盟拆夥了嗎?巫統行動黨也未必要和對方合作。

反而是沙巴希盟欲效仿半島,建議和沙盟政府簽署MoU或跨黨式合作,最後只是提呈改革議程給首長;行動黨後來宣布不參與,剩下公正黨自難成事。

會要和沙盟政府簽署MoU,根據當時說法,是因為有人獻議沙巴希盟和沙盟組聯合政府,行動黨拒絕,但為確保沙巴不會出現像馬六甲政變的局面,沙巴希盟願意考慮和州政府簽署MoU,維護政治穩定。

看來州首長哈芝芝是因為不放心巫統州主席邦莫達,怕他會像馬六甲四人幫那樣導致沙盟政府垮台。

為什麼沙行動黨後來決定不參與了呢?可能是在甲州選得了教訓,不想重蹈覆轍吧!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