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附加諭令之謎

納吉的附加諭令純屬道聽途說,無中生有?

這是法官阿瑪吉星在駁回納吉要求居家服刑的司法檢討申請時說的:證據顯示,所謂的附加諭令只是聽說,無法證明有這份國家元首簽署的文件存在。

Advertisement

4月間,納吉提出司法審核申請,尋求政府證實國家元首允準他居家服刑,如果存在附加諭令,就立即讓他在家完成剩餘刑期。

沙菲宜找來阿末扎希當關鍵證人,後者在宣誓書說他從賽夫魯的手機看到附加諭令的副本,搞到扎夫魯趕緊也提呈宣誓書,但法官以他此時不能介入駁回。

附加諭令撲朔迷離

而後沙菲宜又找來了彭州大臣旺羅斯迪提呈宣誓書,證實賽夫魯也告訴他有附加諭令這回事,說種植部長佐哈裡、工程副部長馬斯蘭和法律部長阿莎麗娜當時也在場。

ADVERTISEMENT

那麼到底有沒有附加諭令這回事呢?如果有,為何法官說是“道聽途說”?如果沒有,為何阿末扎希和旺羅斯迪說有?他們不可能向法官說謊。還是,他們看到的是假文件?誰敢冒犯國家元首偽造假諭令?這不犯了滔天大罪嗎?控方有“人證物證”,法官仍說是道聽途說,為本就撲朔迷離的此案增添了離奇。

沙菲宜表明將提出上訴,這在意料當中。除了上訴,他也考慮提出民事訴訟,以迫使政府做出回應。

他指安華政府一直不敢正面回應附加諭令存在與否,如果政府敢公開否認,各方就不必為此爭個不休。

沙菲宜說根據大馬證據法令,政府的沉默可被視為“不利”,如果政府回應,就不得不承認附加諭令的存在,政府不該裝聾扮啞,因為真相終會浮出水面。

說回阿瑪吉星法官的判詞,他指阿末扎希和旺羅斯迪的宣誓書內容純屬道聽途說,都是從扎夫魯聽來的,他們其實對附加諭令的存在與否一無所知。

賽夫魯也提交宣誓書,說要糾正阿末扎希宣誓第6段的“事實錯誤”,但被阿瑪吉星法官駁回,指他不是控方證人,需等納吉拿到準令後才能提出申請。

不禁叫人納悶,阿末扎希宣誓書裡的第6段說什麼,為什麼賽夫魯要糾正?沙菲宜當初為何又不直接找賽夫魯當證人,讓他說明該份附加諭令從何而來?那就不必輾轉找來阿末扎希和旺羅斯迪。

事情沒完沒了

或也有可能,沙菲宜找過賽夫魯,但被後者拒絕。他拒絕的原因是什麼?因為附加諭令屬於機密文件嗎?諭令有沒有可能造假?但阿末扎希說,賽夫魯告訴他,是蘇丹阿都拉傳給他的呢。

當然更直接的是找前國家元首蘇丹阿都拉證實,但殿下不可能出庭作證。

另一點便是律師公會在其司法檢討申請指出的,國家元首必須遵循特赦局的建議作決定,因此,不應出現附加諭令。

事後發展會如何呢?相信仍是沒完沒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