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阿占神聖不可侵犯

針對借用交易戶頭買賣股票一事,證監會說要傳召阿占及其弟弟納西爾兩人進行調查,目前尚未讀到這方面的進展,反而是國會遴委會先傳召阿占出席原訂19日展開的聽證會。

議長阿茲哈說該聽證會不會對外開放,也不會公開聽證內容,這是為了保持聽證會的嚴肅性,也是為了確保當事者的全面合作。

Advertisement

這點不能令人苟同。那是不是意味著,遴委會最後做的決定,或建議採取的行動,都不能對外公布?國會由議員組成,而議員是人民選出來的,人民豈能沒有知情權?

雖然已訂了日期,阿占卻抗議遴委會聽證會將牴觸其誹謗案而拒絕出席,該遴委會主席阿都拉迪因此宣布聽證會展延。

阿占曾說他只需向反貪會顧問團負責,而只有國家元首可以決定他去留,所以他不會停職待查。阿占的態度如此神聖不可侵犯,因此,我對他拒絕出席遴委會的聽證會亦不感到意外。

4名遴委會反對黨成員對聽證會被展延表示不滿,認為國會有權傳召任何人供證,阿占拒絕遵守議會指標等同藐視國會,並堅持聽證會應如期進行。

在阿占起訴揭發他超額持股的吹哨者拉麗達的誹謗案,高庭經擇定在下月15日進行案件管理。阿占向拉麗達索償1000萬令吉,並要她刪文及公開道歉。

既然阿占親口承認是他弟弟納西爾用他的戶頭買股票,證明拉麗達所言非虛,那還能構成誹謗嗎?

而且,證監會與國會遴委會已分別表示進行調查,阿占卻倉促進行訴訟,如果經過調查,兩會皆證實阿占的確超額及違法持股,誹謗案還告得成嗎?拉麗達能不能反過來告阿占誹謗並要求賠償?

若真認為自己清白,阿占就應該等證監會以及遴委會的調查有了結果,再來決定要不要起訴對方不遲;如此倉促行事,恐嚇的意味濃厚,正好也讓阿占借此為由而拒絕出席遴委會的聽證會。

官員被投報應休假

而今的矛盾是,反貪會也將著手調查針對證監會高官的三宗投訴,引來哥賓星質問總檢察長伊德魯斯哈倫,如今反貪會和證監會互相在調查對方,要如何確保公正,或會不會有利益衝突,讓調查因此受到影響?

尤其是反貪會主席本身受到證監會調查,好巧不巧,一個叫“關懷大馬人民”(Rakyat Malaysia Prihatin)的NGO忽然向反貪會作出針對證監會高官的投報,有鑒於此,阿占除了因為本身受到調查需暫時停職,也應為了避免證監會高官調查事件受到影響停職。

問題是,反貪會的三名副主席都表示全力支持阿占,他們可會公平公正的處理針對證監會官員的投訴?

公平起見,被投報的證監會官員也同樣應該休假,直至相關案件調查結束為止。

獨立新聞中心(CIJ)即斥責阿占身為反貪會主席,理應致力打貪並維護吹哨者及傳媒揭弊的權力,而非進行恐嚇和報復,反而讓人懷疑他扮演的角色。

除了CIJ,媒體社運組織(GERAMM)也促請反貪會應該根據吹哨者的情報展開調查,而不是調查吹哨者。阿占對此次事件的應對方式,GERAMM表示感到震驚,同時質疑反貪會與政府在打貪的信譽與意願,何以不是保護而是反告吹哨者?

單是這點,身為反貪會主席,阿占就已作了錯誤示範。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