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這是一場五五波

安華說,依德利斯等三人與喜來登政變的叛徒不同,他們本來是要協助甲州希盟取回政治委託的,所以才遭黨開除,希盟不能棄他們不顧。

哦,原來是這樣嗎?那為什麼要過了一年後才有此行動?

Advertisement

原來,他們三人在撤回對首長蘇萊曼的支持前曾見過甲州希盟領袖,答應支持甲州希盟組織新政府,但因為首長蘇萊曼解散州議會,所以計劃無法實現。

安華這樣講,不就等於承認自己有份導致甲州政府垮台?但這樣的舉動也太草率了吧!也許他們以為在疫情期間,州元首不會解散州議會,而是讓可以證明擁有多數議員支持的政黨或聯盟執政,未以去年沙巴事件為鑒,州元首解散州議會,讓選民做決定。

因為欠他們一個交代,所以安華說不能棄他們於不顧,但希盟與首相簽署的備忘錄不是包括了推行反跳槽法嗎?如今怎能言行不一,願意接收從敵對政黨/聯盟跳出來的議員?而且,希盟該如何向選民解釋?安華確定選民能夠接受並投選他們?

安華只提到三人,顯然未把諾依占算進去,因為行動黨已經表明拒絕接受這名前行動黨議員。但要是他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而勝出,希盟要不要他?特別是出現懸峙議會的話,希盟會搶着要他嗎?

聽安華的語氣,他當時就準備接納他們代表希盟競選的,但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說,那是因為被誠信黨施壓。他直接點名誠信黨主席末沙布和甲州黨主席阿德里兩人,要他們解釋,接受政治青蛙加入,如何增加希盟在馬六甲的勝算。

假設希盟在此次州選勝出,但又來一輪青蛙跳,跳到國陣/國盟那裡去,政權得而復失,那時才又來譴責跳槽議員的叛變行為,重提反跳槽法嗎?

就如509大選後,如果希盟政府果斷制訂反跳槽法,而非讓當時還是盟黨的土團黨接收跳槽議員,喜來登政變就不可能發生,國盟不會誕生,希盟更不會因此痛失聯邦以及後續的幾個州政權了。

甲州即是其中一個,安華或以為通過接納依德利斯等4人就可以接過州政權,像依斯邁從慕尤丁手上接任首相那樣,但人算不如天算,州議會解散,打亂希盟陣腳,只好讓伊德利斯等人以希盟標誌競選,但也未必有勝出的把握。

巫統最具信心

巫伊土三黨同樣沒勝出的把握,這是一場五五波,雖然深諳團結的道理,不可讓希盟有機可乘,但巫統只願與伊黨合作,條件是伊黨須用自己的月亮標誌。

除了和巫統組“全民共識”,伊黨也是國盟成員黨,而國盟已經議決以國盟標誌競選,讓伊黨很為難。黨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妙想天開,說既然兩黨都要和伊黨合作,那就共同使用伊黨的標誌吧!

針對伊黨匪夷所思的建議,土團黨總秘書韓沙直斥為開玩笑,巫統署理主席末哈山則要伊黨作出抉擇,國陣或是國盟,不能左右逢源,一腳踏兩船。

誰會作出最大的讓步?當然不會是巫統。依據509的選績,巫統囊括了將近一半的州議席,而那時還在希盟的土團黨只得2席,伊黨一個議席都沒有,可見巫統在此次州選最具信心。

土團黨主席慕尤丁表明,若真的談不妥,那就不能避免三角甚至多角戰。經過多番思量,伊黨最後宣布以國盟旗幟上陣。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