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沙巴政局隨風轉向

政局之亂,讓人人持曖昧立場,隨風轉向。

沙巴行動黨表示,只要改革建議被接納,該黨願力挺首長哈芝芝;並舉例,首長兩屆限期即是沙巴希盟去年10月提呈予沙盟政府的36項改革建議之一。

Advertisement

沙巴希盟原本欲效仿半島與政府簽署MoU,最後改以提呈改革建議予哈芝芝,但在甲州選後,卻宣布退出參與該改革議程,說沙巴政局穩定,不像在半島,不需要反對黨和州政府合作。

那現在重提已宣布退出參與的改革議程獻議,是因為沙巴政局不穩,所以需要朝野合作嗎?原來改革議程時隔三個月後還是有效,雖已表明退出,行動黨仍引以為傲。

行動黨州議員馮晉哲說,經過甲柔兩個州選,絕不能讓巫統霸權回歸沙巴,因此,行動黨願意與其他政黨合作,阻止巫統回歸;如果反對黨之間不能團結合作達成這個目標,行動黨唯有另覓新合作朋友。

州內反對黨,除了希盟盟黨就是民興黨,馮晉哲是在暗示給民興黨聽嗎?

其實民興黨早在去年就已表明不再與希盟合作了,在柔佛州選更像是衝著希盟而來,因此,行動黨暫時可以放棄和民興黨合作的念頭吧。

其實,巫統本來就已經是沙盟政府成員,雖沒有加入已註冊的沙盟,但哈芝芝同意沙巫統要求,把州政府稱為沙盟國陣政府。

可見沙盟還是需要國陣/巫統的支持,至少直到下屆大選為止,在這方面,希盟重提改革建議是無濟於事的。

民興黨立場也漂浮不定,西渡之時,意氣風發,立志成為全國性政黨,為日後“首相來自東馬”的願景鋪路。但自在柔佛州選鎩羽而歸,民興黨或意識到,還是需要先回到基層面,把基礎打好,才能從點而線而面,不可能一蹴而就。

在兩年前的州選,民興黨主要輸在內陸土著選區,因為這些內陸土著選票都去了沙團結黨和立新黨兩個土著黨,民興黨難道不想贏得嘉杜族群的支持嗎?

重提改革無濟於事

民興黨當時已表示有意在下屆大選與本土政黨合作,並特別點名沙團結黨,黨主席麥西慕也表示不介意,卻被傳成團結黨欲退出沙盟與民興黨組新州政府。

傳言甚囂塵上,麥西慕不得不向首長哈芝芝澄清,他其實是邀請民興黨加入沙國盟。傳言才告一段落。

如今民興黨舊事重提,表明欲與本土政黨合作的意願,因此不包括巫統和土團黨。

但他又自相矛盾,說選前和本土政黨合作,大選後不排除與任何贏得人民委託的政治聯盟合作,那不也可能包括西馬政黨在內嗎?

說來說去,只要得以執政,最後和誰合作都無所謂,這與鬥士黨和全民黨在柔佛州選說的一樣,如此功利主義,毫無政治鬥爭的原則和理念,其實民興黨無需淪落至此地步。

民興黨說選前不與西馬政黨合作,除非不與沙盟談合作,因為來自西馬的土團黨就在沙盟,黨主席還兼任沙盟主席。

民興黨本身西渡,在那裡卻願意和MUDA黨合作,要成為全國性政黨,那來屆MUDA也要東渡沙巴,民興黨會反對嗎?

敦馬當年也曾答應民興黨主席沙菲益說,土團黨不會東渡沙巴,最后土團黨還是登陸,說是“應人民的要求”,讓沙菲益無可奈何。

也因為土團黨東渡,間接導致民興黨政府後來垮台,沙盟執政,讓來自土團黨的哈芝芝當了首長。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