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有原則的青蛙

在巫統和土團黨之間,伊黨選擇了土團黨。在政治青蛙和MUDA之間,希盟選擇了政治青蛙。雖說兩者不應相提並論,但殊途同歸,目的只是為了一個輸贏而已。

一如所料,經過一番熙攘,2名前巫統州議員在甲州選以希盟旗幟上陣,安華亦證實,伊德利斯與諾阿茲曼兩人已分別加入了公正黨和誠信黨。

Advertisement

安華不厭其煩強調,州議會已經解散,需要安排人選重新尋求人民委託,因此不存在跳槽的問題。

這個辯解有點牽強,如果他們4人不撤回對州政府的支持,哪來的州議會解散?

也許安華的意思是,如誠信黨的卡立沙末說的,伊德利斯和諾阿茲曼是在被巫統開除後才選擇加入希盟的,那時他們已經沒有黨籍,所以不算是跳槽行為。

卡立沙末還說,兩人為了原則而付出了代價;讓他們使用希盟旗幟上陣,也沒有違背希盟原則。

照這個邏輯,要跳槽的國州議員可以先退黨,宣布成為親某方但不加入的獨立議員,那就不構成跳槽行為了。事實上,當下不是有國州議員保持著這樣的身份嗎?

為了避免引起選民對行動黨的誤解,行動黨不得不在兩人成為希盟候選人的事件上撇清關係。

林冠英說,行動黨一早就表態不接受變節議員代表希盟競選,但各盟黨決定各自的候選人,行動黨只能表達意見。

行動黨因此缺席希盟宣布候選人名單的記者會,那也不足為奇了。安華的解釋是,因為行動黨已在較早時公布了它的名單,所以沒有出席。但既然同意以共同標誌競選,為什麼不是一起宣布呢?

林冠英也希望盡快宣布希盟的首長人選是阿德裡。阿德里是希盟時期的首長,林冠英言下之意,希盟首長人選顯然另有所屬,難道阿德里願意讓賢,毫不介意?

反對黨猶如一盤散沙

希盟候選人名單也沒有MUDA的代表。賽沙迪說,希盟寧與毫無原則的跳槽者協商,也不願與忠誠且親密的MUDA合作。安華則歸咎於“技術”問題,說希盟三黨都有討論,原本是有接受MUDA黨的,只是沒有實現。

沒有實現的原因是什麼呢?安華沒有說,但從賽沙迪的談話,應該是希盟不願放棄“政治青蛙”,而MUDA不能接受與他們為伍,結果只好拉倒。賽沙迪說,他們在“政治青蛙”身上看到更多價值。或許希盟認為,伊德利斯與諾阿茲曼比MUDA代表更能帶來更大的勝算吧!

MUDA原本有意參與甲州選舉,願意商討議席分配並以希盟旗幟上陣,如今已決定不參選。以後還有沒有合作的機會,MUDA將來會不會加入成為希盟一員?當下也很難說了。

反對黨猶如一盤散沙,鬥士黨和沙民興黨都不願加入希盟,希盟三黨在許多議題上也格格不入,各有想法,再經歷此次跳槽議題上的意見分歧,更加深彼此的嫌隙,甲州選過後,恐怕需要一段時間來重新磨合。

巫伊土三黨其實也一樣。巫伊兩黨“全民共識”,伊黨轉個身卻加入了國盟,料想一腳踏兩船;巫統為奪回政權參與喜來登行動,與土團黨組織國盟政府,而今在甲州選分道揚鑣,各自上陣,拼個你死我活,來屆大選還談什麼大團結大合作?

但天下大勢本就如此,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些分合也不會太久,利之所在,未來的政治聯盟或會重新組合,無人可料。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