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怪自己生不逢時

午夜夢迴,不知慕尤丁可有後悔土團黨在去年退出了希盟?否則的話,國家就不會衍生這麼多變故,不會有馬六甲這次的州選,由土團黨領導的國盟就不會表現得這麼差勁了。

當然,若沒有喜來登政變,沒有敦馬拒絕讓巫統加入,慕尤丁也不會有機會成為國家第8任首相,任相的反而可能是安華,如果敦馬真的兌現他的諾言,不然就還是敦馬在做,直到下屆大選為止。

Advertisement

但世上並沒有那麼多如果,從甲州的選績,慕尤丁如今應該察覺到,土團黨包括希盟當初能夠勝出,除了因為選民當時求變心切,加上敦馬效應,土團黨才能成功出擊,如今沒有了敦馬,再少了投給土團黨的希盟支持票,土團黨何以為繼?

同樣,不知安華可有後悔接受2名青蛙代表希盟上陣?當初不聽勸告,結果2名青蛙都敗下陣來。

這也該怪他們的想法太天真,以為像換首相那樣簡單,撤回對蘇萊曼的支持就能成功換首長,卻換來州議會解散,最後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連州議員的位子都失去,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安華算計錯誤那就難以原諒。四人幫在撤回對蘇萊曼支持前見過希盟領袖並達到共識,一旦成功組成新政府,就將由伊德利斯出任首長,沒想到事與願違,安華說不能放棄他們,最後決議讓其中兩人在希盟旗幟下上陣,也鑄成了大錯。

希盟選舉成績差勁,政治青蛙不是唯一的因素。更主要的是,過去兩三年下來,選民對希盟的期待漸漸下跌,尤其是安華一次又一次的狼來了,人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加上本身黨內人事矛盾,讓人懷疑安華的領導能力是不是有問題。

公正黨在甲州選全軍覆沒,是希盟表現最不濟的政黨,至少誠信黨還能破蛋,怎不叫身為盟黨老大的公正黨難堪?希盟再不痛定思痛,別說下屆大選,在即將來臨的砂拉越州選恐怕也難有一番表現,或會更糟。

甲州選前夕,納吉獲贈一億令吉土地與房屋的報道曝光,納吉指是國盟故意爆的料,他說那是他身為卸任首相所應得的福利,但他決定放棄,以免成為甲州選舉的一項課題。

國陣回來了

納吉的一億獎勵沒有成為州選課題,反之國陣強勢回歸,比上屆州選成績更好;巫統囊括18個議席就足以單獨執政,再加上馬華國大黨各贏取2及1個議席共21議席,恰好達到三分二多數議席,根本不必和國盟或希盟組聯合政府。

在甲州選一無所獲的不只是公正黨,國盟的伊黨和民政黨同樣捧蛋而歸。伊黨原想一腳踏兩船,最後選擇與土團黨一起,而今土團黨如此表現,伊黨會不會回頭與巫統再續“全民共識”?相信來到下屆大選,巫統也不會再急著與伊黨“共識”了。

行動黨贏得4席,比上屆少了整整一半,黨領袖歸咎於SOP限制及低投票率所致,更主要的原因是,選民對行動黨不再有太高的期待,一些黨領袖也需要自我檢討,收斂一下喜歡褒已貶他的態度,言舉謙虛一點,或就能贏回一些選民的好感。

若說甲州選是來屆大選的指引,這就像一場南柯夢,醒來又回到了國陣時代,繼續由巫統一黨坐大,國家又恢復到從前,要怪的是鄉民、政黨、選舉制度,還是怪自己生不逢時?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