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囚徒的困境

在大學的《宏觀經濟學》(macroeconomics)課,有這麼一個故事給學生腦力激盪:

兩名嫌犯作案後被警察捉來分開問話,警察告訴他們,如果兩人都承認犯案將各判監10年,如果一人認罪另一人不認,認罪的被放,不認的判無期徒刑,如果兩人都不認罪則只各判監1年。

兩人回到囚房,商量的結果是,兩人都不要認罪,因為認罪的話各判監10年,若只一人認罪卻會害另一人無期徒刑,因此最好的選擇是,兩人都不要認罪,那就各只判監1年。

但結果還是兩人同被判監10年。你知道為什麼嗎?

兩人雖然同意都不要認罪,暗地裡又想,如果自己偷偷認罪,對方不認,那自己就被釋放,哪還管對方是不是坐一輩子牢,結果兩人都認罪,於是兩人也就一起坐牢10年。

這就是博弈論裡著名的“非零和遊戲”(non-zero sum game)案例,要帶出在團體合作的重要性,如果人人只為了私利,不顧整體利益,結果就像故事裡的囚徒,害人也害己,誰也沒有得到好處。

希盟現在所面對的困境,不就與囚徒面對的一樣嗎?雙方若都僵持不下,最後是一無所得,還撕破了臉,希盟3黨之間也互相不滿,有了摩擦,國內政黨間的聯盟恐怕又要來一個大重組。

安華不是承認他曾和慕尤丁以及韓沙見面嗎?其實,早在4月間,安華就曾見過慕尤丁了,那時候,他說他們只是討論疫情,誰相信?

安華說他去會見了慕尤丁等人,是因為他知道敦馬也曾和阿茲敏以及哈迪阿旺見面。

親敦馬的馬祖基替敦馬辯護,說敦馬絕不會和叛徒合作。

看來敦馬是愈老愈善忘了

安華和敦馬都知道,沒有對方,他們絕不可能獲得足夠的人數,但安華已經不起敦馬的一騙再騙,敦馬卻以公正黨不是單一馬來政黨而拒絕讓安華任相。既然如此,就算再給敦馬半年甚至一年,安華還是等不到機會的,那就拉倒算了!

敦馬卻說,若等到APEC峰會過後,他一定會讓安華接棒的。敦馬言辭前後矛盾,看來他真是愈老愈善忘了。好吧,那他就應該解釋為何擅自辭去首相職,害希盟一夜間垮台?還說要成立一個大馬來人聯合政府,這點,慕尤丁已經幫他做到了,他不是應該要感激慕尤丁才對嗎?

現在的情況是,誠信黨和行動黨仍然執意要繼續和敦馬合作,推舉敦馬為首相人選,公正黨的人選仍然是安華。

不明白的是,經過228的背叛,為何兩黨還要相信敦馬?更甚的是,敦馬也表明過不喜歡行動黨,不止因為“它像共產黨”,它也和公正黨一樣是“多元種族政黨”。敦馬還責怪是反對黨造成馬來人害怕行動黨,但他自己不也很在意嗎?

對華社來說,敦馬已成了票房毒藥,繼續和敦馬合作,行動黨不擔心會失去華人票嗎?

敦馬說沙巴民興黨也挺他任相,因為這樣才能凸顯希盟++能夠接受馬來政黨,才會贏取馬來人的支持。其實民興黨本身也是一個多元種族政黨,何以在聯邦卻要以馬來政黨為主?難道是因地制宜乎?

509大選後,人民都在為一個“新馬來西亞”的誕生而歡呼,結果原來都不是,敦馬當時只為了劇情需要而不得不配合演出,實際上這兩年來,他都在進行着他自己的個人議程,漸漸地就顯露出來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