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我愛尊巴③】經濟飯老闆變健康舞導師 顏建興舞出新人生

顏建興自少年時期就熱愛跳舞,過去因迫於生活現實,未能追求對舞蹈的興趣及夢想,而只是專注於經營經濟飯生意。年過50的他近年重新接觸舞蹈後,便萌生轉換跑道去當健康舞導師的念頭。

Advertisement

但要放棄經營逾30年的經濟飯生意並非易事。斟酌許久,他和妻子覺得,兩人為了4個孩子辛苦了幾十年,孩子現已出頭,他倆該是時候走出經濟飯檔,大膽地作新嘗試了。

“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於是,顏建興毅然轉換跑道。他過去的成就感來自經營經濟飯生意,以及養大4個孩子,如今,他則因為所教舞蹈能助學員提升自信心與健康,而感到滿足。

顏建興在霹靂州宜力出生,他在五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父親在他唸中二時,就帶着他們舉家搬到檳城,之後,他們一家人於1979年取得在峇六拜工業區一家布料工廠經營食堂的機會。

“該工廠24小時營業,食堂也因此需要24小時營業。當時,我們全家約10人分為3崗,輪流執勤。該工廠有逾千名員工,我們需為這些員工準備早午晚餐及夜宵。”

顏健興一家經營工廠食堂直到1989年。之後,隨着父母親先後離世,他們兄弟姐妹就此分家,各自經營熟食生意。顏建興和妻子溫秀葉過後也決定經營經濟飯檔。

再不瘋狂就老了

“我們清晨4時就得起床,從採購、烹煮、售賣到清洗,至少傍晚6時才能收檔回家。妻子更是辛苦,得長時間困在廚房承受油煙之苦,以便烹煮二三十樣菜式,我則主要負責賣飯菜。”

顏建興年少時熱愛跳舞,自嘲是“派對動物”。但孩子先後於1986、87、89及90年出生,短短5年迎來4個孩子,經濟負擔頓時加重,他只好擱置跳舞的嗜好,努力賣飯掙錢養家。

2012年某天,顏建興路過公園時,恰好看到有人在跳健康舞,他也興之所致地加入跳舞行列。這無心插柳的一跳,重新燃起他年少時對舞蹈的熱愛。

“或許是我對舞蹈與生俱來的濃烈興趣和小天份,我很快就跟上舞步,並跟着老師跳了兩三年,過後,我漸漸萌生當健康舞導師的想法。比起在人海中默默地跳,我更享受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

2015年6月,他開始開班授課。當時,他白天賣經濟飯,傍晚匆忙收檔後,才趕去教課。結果,在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下,造成他兩頭不到岸,並開始思考是否要放棄其一。

不過,要他放棄經營了逾30年的經濟飯生意,也非易事。儘管經濟飯的生意相當累人,但客源及收入都相當穩定,更何況他也對這門生意產生了感情。若放棄經濟飯生意,妻子的一手好廚藝或也將無處展現。

“我們夫妻倆討論很久後覺得,我們為了養大孩子,辛苦經營經濟飯生意幾十年,如今孩子都已出頭,也不必我們再操心了,所以,我們也是時候踏出經濟飯檔,作不一樣的嘗試。

“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就這樣,顏建興於2016年6月結束了經濟飯生意,轉當全職健康舞導師。接着,他於2017年考獲尊巴舞認證導師(ZIN)資格。

跳錯舞步被學員噓

對於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穿上炫亮緊身衣、緊身褲在台上扭動,會否招來異樣眼光的問題,顏建興並不在意。

他認為,人們對任何事情都會持有正反兩面的看法,關鍵在於自己問心無愧。

“我教授健康舞的目的是為了散播歡樂與助人健康,所以,又何須在乎他人的異樣眼光呢?”

顏建興目前一週7天,每天在特定地點都有一堂健康舞蹈課,每堂課1小時。但別以為這會比之前經營經濟飯生意時輕鬆很多,畢竟,“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表面上看起來,我每天只有1堂1小時的課,但其實1堂課就得跳16首歌。我每天得耗很長時間找新歌及編新舞,而且需要反覆練習,確保完全記好每一個舞步。學員可厲害了,我偶爾在上課時一時恍神,跳錯了一兩個舞步,就會被眼尖的學員發現,並發出‘老師跳錯!’的噓聲。所以,我不容許自己跳錯任何一個動作。”

常帶學員跳快閃舞蹈

顏建興目前授課的地點包括大山腳南美園、麥曼珍、拉惹烏達111咖啡店及北海315拿督公廟附近的有蓋廣場。每人每堂課的收費為4令吉,學生及60歲以上者免費。

“我傳授的健康舞融合了尊巴、排舞等元素,動作簡易,大家多能跟得上,且適合各年齡層跳。若動作太難,大家很快就會放棄,這就達不到鼓勵大家運動的目的了。況且,我已上了年紀了,所以,我也擔心高難度動作會傷到自己。”

此外,顏建興目前一週7天,每天固定都有一堂課,每堂課的學員人數介於50至100人不等,他也經常與學員應邀到檳威兩地,甚至外州的義賣會、捐血等公益活動上義跳助興。

不僅如此,他更不時帶學員到檳城卡巴星道、升旗山山頂廣場、太平湖、公園、沙灘等戶外公共場所呈獻快閃舞蹈,有些學員還會通過網絡直播快閃舞蹈的過程。

“在公共場所舉行的快閃舞蹈,看在一些人的眼裡或覺得莫名其妙,但其實特別爽!除了圍觀,一些民眾也會加入隊伍,跟着我們的動作舞動起來。儘管大家互不相識,但卻跳得很開心。”

他與學員過去兩年來也曾參與在喬治市古蹟區舉行的新春廟會。有別於舞台表演,街頭演出對他和學員來說,是不一樣的體驗。

妻子樂當丈夫助理

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多有個女人在默默支持,顏建興也不例外。賣經濟飯時,他的妻子溫秀葉長時間在廚房裡煮得油頭滿面,隨着丈夫當上健康舞導師後,她也轉當丈夫的舞蹈課助理,把光芒留給舞台上的丈夫。

記者到北海拉惹烏達的有蓋廣場採訪舞蹈課實況期間下起大雨,當顏建興繼續在台上帶領逾百學員舞動時,溫秀葉則一人默默地在場邊清掃濺入場地內的雨水,以確保課程不受影響。

丈夫到哪裡上課或表演,溫秀葉就跟到哪裡,她主要負責學員簽到事務、收取參與費及控制音響。詢及這樣的工作是否辛苦時,她靦腆地回應,“夫唱婦隨,愛相隨嘛!”

這位學員口中的“師母”鮮少上台領跳。但顏建興說,妻子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舞林高手”,並常在他編舞時給予很多建設性意見,讓他在編舞上事半功倍,且舞步更到位。

顏建興的學員大多為女性,因此,在上舞蹈課時,他常被女人包圍,且被要求合照,對此,妻子溫秀葉會否吃醋呢?溫秀葉尷尬地回應說:“哎喲……都老夫老妻了,還吃什麼醋?”

顏建興則接口說,妻子非但不會吃醋,反而常提醒他要多與學員互動,才能使學習氛圍更為融洽,學習效果也才會更好。

“如果沒有妻子的信任、體諒和支持,健康舞之路,恐怕我也無法走下去了。”

顏建興和溫秀葉的長女目前在電視台擔任職道具組主任,與任職佈景主任的女婿育有一名7歲女兒,而考獲環境博士資格的次女則已遠嫁德國,排行第三的兒子及幼子則在澳門工作。

“孩子們都在外發展,我們夫妻倆就到處跳健康舞,做自己愛做的事。孩子通過網絡看到我們分享的照片和視頻時,也都會大嘆老爸老媽怎麼過得比年輕人還要精彩。”

他憶述,當年對賣經濟飯的生活不覺得怎麼樣,但如今回頭看,卻很佩服當時的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如今我轉當健康舞導師,妻子才無需再長時間待在廚房裡受油煙之苦。”

跳舞助健康增自信

顏建興的學員大多為已婚女性、媽媽級或阿嬤級的家庭主婦,不少學員常風雨不改地準時上課,且絕不錯過他在各地舉辦的相關活動。

詢及這種情況會否引起學員的丈夫不滿時,顏建興說,學員的丈夫都非常鼓勵妻子跳健康舞,他們不僅願意負責載送妻子上下課,有者甚至樂於分擔家務,好讓妻子可以準時上課。

“當然,我也經常提醒學員要先把該做的家務都做好或打點好,才來上課,千萬不要因為為了跳舞而荒廢家務,我可不想被學員的丈夫罵啊!”

他說,他所教的健康舞是在開放式的戶外場地進行,並非“關上門來,抱來抱去跳”那種,所以,學員的丈夫也對他所開辦的舞蹈課感到安心及信任。

有些學員的丈夫更是陪同妻子學舞,但這類“愛妻魔人”為數不多。

“家庭主婦長時間待在家,壓力會很大,且極易遭家人忽略。根據學員及她們丈夫的反饋,健康舞蹈課讓他們得以放飛自我,不僅使得她們的身體變輕盈及健康,社交圈子也擴大,人也因此變得更自信和開朗。”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