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悠悠我心】渡輪憶往

 

已有126年歷史的檳城渡輪服務,從今年開始不再運輸四輪交通工具。你搭過幾趟渡輪呢?朋友貼心地問,我無意回答。

Advertisement

我已經不記得那年是幾歲,也許是9、10歲的時候就有機會到檳城游玩。我家離開檳城約有15英里。我母親膽粗粗竟然敢帶我到檳城。我那天起得早,大概清晨6點,母親已經洗刷完畢。那天早上,母親一直喃喃自語必須搭上7點的巴士到碼頭,然後乘早上的渡輪到對岸。

從我家到碼頭搭巴士需要40分鐘。也許是趕路上班,人很多。不過大家很有秩序。

我母親的隱憂是路上的交通擁擠,怕錯過了渡輪和電車的時間表。

我母親一路上頗緊張,我一聽母親說的電車與渡輪,早就不能與她分憂。原來那天母親是帶我到檳城探望老姨丈。我的老姨是一位溫柔的中年婦人。因為剛從中國過來,一切很茫然。母親和老姨聊了一個多小時,就告別了。在我們鄉下人眼中,檳城是美麗現代化的。我們常常如此讚美檳城。我們進城的鄉下人會打扮光鮮。檳城的年輕人反而不像來自大城市。

以前住在北海,要到檳城一趟是很費事的。在少年時期,當母親、父親、祖母還在人間,我們一家,也曾在農曆大年初一早上排隊搭渡輪,到檳城的古剎燒把好香。往往這樣的搭渡輪,需要耗上數小時。雖然如此,次年依然抱着朝聖的心情還願。

兩地的溝通需要一艘渡輪

我還在小學讀書時,我的父親每一年都會特別安排,全家人一起到極樂寺拜拜求平安,考試優秀,身體健康。無奈大熱的極樂寺,是頗考驗旅客的能耐的。我的祖母一向健康,有一年天氣暴熱,她老人家還是中了暑。

只有到了檳城大橋建成,這種恐怖的排隊狀態才疏解。3個小時的焗爐效應真是不敢回想。但是隨着大橋建立使用,碼頭的使用就大大的疏解。

大橋建好,當時也有聲音,要關閉、縮短渡輪的服務時間。經過辯論一番才將同意的聲音壓了下來。檳威海峽雖然相距不過幾公里,兩地間的溝通還是需要一艘渡輪。

這真是奇怪的建議。世界上凡是從事旅游業的人士都會想要補充、維持現有的古典建築來吸引外地的游客。為了看古典建築或者一座現代的建築物,游客都會長途跋涉,一睹風采。我們的新政府的思維卻有一點偏頗,想也想不通。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小黑)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