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悠悠我心】吃野味

全世界都在面對新冠病毒的肆虐,風聲鶴唳,不知何時可以結束。一些急躁的人說,這場新冠病毒的災害,是愛吃野味造成。不知邏輯何在?如此一場巨大災難的起因,豈能輕易作出決斷呢。

在我童年,也吃過幾次野味,印象頗為深刻。也許那個年代物資貧瘠,人們見到狐狸、兔子、鱉、猴子、山豬、蟒蛇就會追殺,這種風氣一直到我在八十年代到台灣旅遊,還是一個旅遊項目。那時候遊客們會被導遊帶去夜市辦兩件事,一是選一條蛇,剖腹喝蛇血,再來就是生吞蛇膽。小販會很得意的告訴你:今晚你就知道它的效應了。

很久沒有去台灣了,我不知道他們的旅遊文化究竟進步到什麼地步了;我們目前是介紹貓山王的階段。台灣朋友是很喜歡吃野味和另類食物的,這是真的。好幾年前,台灣朋友前來設廠,晚餐最愛吃穿山甲,檳城柑仔園有一家牛雜專賣店,賣的是牛鞭、牛睪丸,極受歡迎。在廣州也流行吃煲煮的狗肉;在玉林,導遊就帶我們到夜市喝新鮮的狗肉湯。

野味很好吃嗎?見仁見智。就如我沒有吃過蟒蛇肉,不過吃過的人都說比雞肉還要可口。蟒蛇全身是寶,除了像雞肉般的肌肉,牠的脂肪也是一項寶物,將牠的肥肉放在鉛板上在太陽底下曬出油脂,可以當火炙用的燙傷油。牠的膽囊,大家都認為是降火的藥材,曬乾珍藏。當然,人們更加艷羡蟒蛇那一身色彩斑斕的外衣,越長越大隻越吸引人。

應給原始動物生存的空間

狐狸很靈敏,因此必須想辦法將牠裝進一個麻袋。兒時我見過一名屠夫只花了幾分鐘將裝狐狸的袋子綁緊,就開始屠殺的工作。方法很原始,那就是用一枝短棍對着布袋不分青紅皂白的錘擊。那狐狸大聲的哀嚎,不知道牠被擊殺的原因。這好像佞臣謀殺忠良,狠狠地亂棍打殺,死無對證。

狐狸由尖叫哀嚎到寂靜下來,血液濺滿麻袋,棍子的節奏緩慢了,漸漸地生命就此結束。屠夫打開麻袋,只見頭部糜爛面目已非。據說,要如此以麻袋裝着擊殺,可以避開野獸陰魂不散,認得屠夫。真是自己欺騙自己。

童年時候,我家咖喱樹下,我更看過4名婦人各以一條麻繩套在猴子的頸項上。她們同聲共氣,其中一人喝了一聲,4人齊拉,蹦蹦跳跳的猴子便命喪黃泉,軟綿綿地斷了氣。

一直到今天,我都不會忘記。即便這一場浩劫的起因不是從吃野味開始,且讓我們思考給予原始動物一個生存的空間吧。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小黑)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