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性片風暴】 法哈斯:有人圖轉移注意 我淪為代罪羔羊

 

Advertisement

(吉隆坡20日訊)人民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政治秘書法哈斯聲稱,有人為了轉移對涉及男男性愛短片醜聞的經濟事務部長拿督斯里阿茲敏的注意,而令他淪為這事件的代罪羔羊。

他在接受《星報》訪問時,自稱成了這事件的穿插項目,以便轉移人民對阿茲敏的注意。

他說,有人不敢直接攻擊安華,轉而攻擊代表黨主席的他,令他成為整個陰謀中的代罪羔羊之一。

他為此自嘲說:“作為安華的政治秘書,它是工作範圍。”

促阿茲敏親自報案

法哈斯也是公正黨霹靂州主席。他促請阿茲敏親自就此事報案,而不是通過政治秘書,同時起訴哈茲阿茲。

他要求阿茲敏做應該做的事,而非轉移視線,發表不一致的陳述。

“這不是黨的問題,是私事,阿茲敏應該自行解決及做必要的事,以讓警方可以盡快結案,然後繼續做更緊迫且利惠國家的事。”

法哈斯說,他被拉入性愛短片群組中,當傳出第一個短片時,他有疑惑,因為畫面不清楚,但第二個看起來像某人。

“我不會說它是真還是假,但(其中一個人)確實看起來像他。”

他重申不知道誰是性愛短片的幕後黑手,但他堅持之前發出要阿茲敏辭職的聲明,因為阿茲敏在短片中,最體面的就是下臺。

“雖然安華發聲明不同意我的看法,我認為這是很公平的,因為安華不希望公眾認為無論我說什麼都與安華的想法相呼應。”

“我是我,雖然我是他的政治秘書,但我也是霹靂州主席,我有資格有自己的觀點。”

被指是幕後黑手  法哈斯:很荒謬

法哈斯說,他之所以會被卷入男男性愛短片醜聞,全因為是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推特發文指他失聯所引起。

他聲稱,事情的發生全因為拉惹柏特拉虛構了情節。

他說,由於任何有關哈茲和阿茲敏的故事都很熾熱,以致“獨家新聞”都被戲劇化及誇大了。

“對我來說,拉惹柏特拉是一個能寫出好小說的人,我則是因為拒絕回應,所以被卷入這事件,更因為媒體報道我失聯而加劇。”

法哈斯坦言,對他的虛構太荒謬了,因為他一直都在慣常的範圍內,一直都在上班,待在家里,和朋友一起,去常去的地方。

他說,期間他一直在國內,只離開吉隆坡一天去了新山,以及到江沙參加開齋節開放門戶活動。

“哈茲在機場被捕當天,我在八打靈再也的辦公室,以及在八打靈再也、蕉賴、霹靂或新山的常規範圍內。”

法哈斯說,因為被認為是“性間諜”的一分子,他必須拿出所到之處的閉路電視來佐證這事件已被誇大。

“大多數人只是在轉移視線,雖然阿茲敏並沒有真正說出來,然而媒體的提問方式和他的回答方式,暗示我是性愛視頻黑手,這是一個荒謬的指控,沒有任何證據。”

他說,因為他與安華的關系,他選擇保持沉默,拒絕回應媒體的問題,以免言論被曲解。

“我沒有在社交媒體活躍,也為事件增添神秘感,所以,我未來將會開一個Instagram帳戶,每天上傳一些信息,好告訴人家我在國內。”

指安華不會傷害黨員

針對安華被指是男男性愛短片的幕後黑手,法哈斯直指是錯誤的指控,因為安華根本沒有這樣做的理由。

“安華畢竟有過相同的經歷,他不會對其他人做這樣的事情,甚至傷害自己的黨。”

他坦言,此事不僅是玷污了黨的聲譽,也對安華造成影響,而且會揭開其舊瘡疤與傷痛,心智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做。

他不認為會有任何公正黨領袖這麼做,這個指控遊戲應該停止,這只是一種偏差。

他希望警方盡快完成調查,更想知道視頻的真偽,並揪出幕後黑手,因為目前有各種陰謀故事。

“有人說是慕尤丁陣營、政治部或馬哈迪,安華和阿茲敏的人所為,這些理論都不重要,重要是視頻的真偽。”

否認藍眼存內鬥

法哈否認公正黨內存在內鬥斯說,他和哈茲不是朋友,哈茲是友人(原產業部副部長)三蘇依斯干達的秘書,而他和哈茲是互相知道彼此。

他也表示,最近並又沒有向哈茲表明要知道事件的真相。

此外,他也表示不認同外界指公正黨存在黨爭與派系問題的看法。

他否認公正黨內存在內鬥,雖然各有人親阿茲敏或受委副主席拉菲茲,但全部都是安華的後盾,只是各別人士和上述兩人的關系尤其密切,因而看似有派系而已。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