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養菜頭

洗切了一把西芹,帶着好玩的心,把菜頭放入玻璃容器加了點水,擱在廚房的玻璃窗邊養起來。哈,那被剃了個大平頭的菜頭,沒幾天居然在中心細細密密地冒出一丟丟的動靜。日子有功,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過後,終於看出完整的葉子形狀來了。

咱們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吃上一把西芹,不為啥,如不去亞洲市場,基本上來來去去就只能吃那幾樣青菜。除了西芹,就是青或黃的意大利瓜、四季豆、蘆筍、抱子甘藍、芥蘭花等……看到重點麼?幾乎都是沒葉子的。

Advertisement

生而為出恭一級艱難戶(呃,加上沒日本馬桶蓋的劣勢下便意活像老賊般秒速神隱得更把老娘推向成了超級艱難戶),只好日日將芹菜當甘蔗咬嚼,以此為救贖。

回本翻本的念頭成了信念

廚房那面朝東的窗戶,從早晨迎來第一抹陽光會一直照到過完中午。養在透明四方玻璃容器裡的幾顆芹菜頭,頓時在廚房添了點綠意,看着也煞是養眼。呃,不過,老娘俺也沒能高興幾天,就發現養着菜頭的水漸漸帶點腐臭味。於是,搞到每天早上像跟北鼻換尿片似的,固定的非得要替那幾顆菜頭換水不可。

雖說老娘俺也沒啥正經事好辦,可是呵,看着看着那幾顆菜頭,都服侍了這些時日,哎呀喂,幾時才養到夠吃一頓喎——邪惡的歹念油然而生。

精明(懶成精那個精)C9如老娘者,一想,不對,這樣不划算。跑到後院巡了一圈,看有好些盛著泥土的花盆,大小適中用得上。菜頭僅往土裡一插,澆點水,乖乖,可要長好 。

哈,果然,人心最是難測,貪慾總潛伏在一角,等着時機即刻萌芽。(誰說死在賭桌上的賭徒當初不也抱着玩玩的心態入坑,可慢慢地,回本翻本的念頭遂成了信念。)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