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山離開門】食家養不成

都說了,咱晨友走的是食家路線,熱身時刻是情報接頭。那天參觀了美食天地後,第二天迅速有報告反饋:天地變色!

Advertisement

話說,參觀美食天地後,有個大媽像被點中饞穴似的,走回家後實在坐不住了,遂巴巴開車原路回返去打包。哈,此刻方知原來吃的真功,是讓饞嘴貓知道不單賭是對沖,味蕾的風險也冒很大的。她說,那飯像沒煮熟透這樣,更糟糕的是,雞肉咬起來比柴皮還柴,連帶那參峇辣椒的味道也不對勁——身為前公務員的她自詡對馬來飯箇中地道真髓絕對毋庸置疑。

頓時,哈,樹底跟樹上鳥兒連成一片嘰嘰喳喳的鬧騰:有人懷疑起,會不會就是傳聞中的塑膠米呀?否則無論怎麼便宜的碎粗米,也不可能會出現形如嚼沙子的感覺。還有,柴老雞恐怕賣剩一次翻炸一次,油鑊出場率過高之故;參峇峇拉煎走味,許是回鍋油髒得連辣味也蓋不住這樣……嘩,看來要研究煮出那麼難吃的東西,着實不簡單呵——外吃經歷貧乏的我肯定無法得知真相了。

我原先是小辣不沾,可打從二十多年回流後,莫名其妙中辣毒成癮,大凡一見“辣死你嘛”就理智當機,奮不顧肚量前仆後繼寧撐死沒放過——大腦一反吃飽就對食物失去興趣勁的正常操作功能。這種反常似乎是個死穴,連自己都驚呆了,更成為了阿斗們的笑梗。

多虧時代網絡四通八達,知曉了許多食物被捧出來前的六道輪迴秘密。心理障礙就如此堵死了從喉嚨伸出那只張牙舞爪的手,終結了與“辣死你嘛”胡纏蠻搞這冤家。不過,有點奇怪的是,每當人家點讚如雨must try的,卻發現滿嘴塞進去的,莫過誇大其詞。唉,人家是食家,我也是食家——可惜是住家那個家。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