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山離開門】血緣是一頭安靜的獸

小斗過往下紐約到她姐處都是坐巴士,且沒有一次可以倖免於難,都被塞車塞到彈盡糧絕虛脫的地步。(堵個七八小時連最後一塊零食都啃完,仍卡在市中心的紅綠燈前;然後,下了巴士還得拖着行李走好長的幾條街,再趕搭地鐵過河,光是想像都感到氣喘虛脫了。)我問過她為何不像她姐那樣乘搭火車,她的回答倒是四平八穩純天然性:“巴士車票才十多塊錢,火車票接近整百塊呀。”

Advertisement

可11月份時,她選了個與咱們(飛抵)同步到達紐約的時間,卻準時的比我們先到她姐家。原因很簡單,她改乘火車了唄。雖然她早早在網上買了火車票(越早買越便宜),但比起巴士車票還是貴上幾倍。哈,她竟冒出一句人獸無害,卻超低於正常人水平的弱智話:“還是有錢比較好。”

這句話進入到她姐的耳裡,自然連珠炮打槍得她遍體鱗傷:“你這不是廢話嗎,難道我留在紐約忍受‘毀容’是貪刺激?”大斗的青春在工作的壓擠下只剩下臉上的豆豆,這就是她掛在口頭所謂的“毀容”事故。

呃,我終於有點明白了,所謂的血緣,是一頭安靜的獸。日常裡不動聲色潛伏着,可以略過外貌輪廓相似度(強說阿斗長得像老娘會被發小跳出來謂我欺人太甚)、個人意識形態(阿斗對政治正確這碼子事敏感得簡直有點欠扁)、迷信程度、方向感識別、整潔水平……在不同時代氛圍的掩護下,兜兜轉仍無可匹敵的來個反撲一舉擊垮所有層次,內在循環對金錢的弱智概念裡結合——就小斗跟老娘而言。(記得我也曾因問那個絕不放過任何機會攢搾一分一毫的富婆Q:“你要這麼多錢幹嘛?”老貓被燒鬚。)

文/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