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山離開門】終生奉養

 

Advertisement

剛踏出牙醫治療室,正掏出信用卡準備結賬,左下顎猛然閃痛“嗡”一聲直達腦門,雙手反射性地托住下巴。阿斗她爹見狀急問:“怎樣啦?趁還在診所是不是該進去再重新檢驗多一次?”哎,算了,搞不好他(牙醫)大概會說我神經過敏,或者,進一步提醒我年紀大了,小疼小痛在所難免——好像上天也挽救不了,莫說牙醫他。

這個牙醫,唉,咱們進出他的診所二十多年,說是知己知彼一點也沒誇張。彼此的信任度也就那點——他收費算公道,技術也就那樣。他對我的各項投訴,總以“你是心理上的憂慮多過實質痛症“。繼續還去幫襯他,除了敢跟他吵架外,吵完了,繼續友好地他做醫生我做患者。這點跟許多高高在上的醫師,大有點不同。

試過一次做了牙冠,過後痛得老娘俺要罵他大爺去。隨後,來來去去檢驗復檢驗,也嘗試過各種他想得出來的補救辦法去補救。但錢花了,仍沒法治好,連他那個當護士(跟我熟悉到可聊家雜)的大姨子都深表同情不已。我跟他吵(那錢花得夠冤),他卻說,天底下沒醫生有一定能治好的保單云云。後來,重新再拍X光片,卻看到那牙齒有條細裂縫。他可高興了,遂說挑了神經線的牙齒仍有神經的,疼痛源自牙冠的壓擠……(結果再花錢拔牙兼做牙橋。)

不懂他是不是賺夠了還是什麼,他對我的投訴總淡定以應:“在我的專業來看,現在沒必要多花那個錢,你只須吃過東西後保持清潔即可。”謂牙齦因年歲開始收縮,遂造成有了蒐集食物殘渣的空間……這不打緊,輪診到阿斗她爹時,他還跟他說:“你太太牙齒照顧得比你好,但就是心理素質沒你好。”@#¥%!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