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獨吃難肥

聖誕節之前小斗拋下家人獨自跑去遊歐,她姐豈肯放過這個大好良坑,前後就用醋把這坑給泡着呢。釀到她妹回來已成頂級陳年老醋,謂其妹過得只比街友多一塊瓦遮頭的程度,卻是省來益航空公司罷了。Well,根據吾母對共同人性的感知,錢嘛,不外“洞來坑去”人人總有個被坑處。

Advertisement

在這種非常時刻的節骨眼上,心知肚明任何話語出自老娘的口中,都會變相成提油救火。但手心手背皆是肉,如果不及時封住那醋瓶子口,越講越烈極可能被打翻成難以收拾去。故而,弱弱地代她妹小反駁了一下:“她也沒很多錢,扣了稅剩下的一半都得交租。”

果然,大斗一聽如被針刺立馬暴跳起來:“我還不是一樣,又不見你同情!我還要搭車上班,跟人吃飯喝酒應酬,勉強做得成月光族還非得靠強大的自制力不可,否則分分鐘欠卡數還不上。她做學生又沒什麼大開支,學校整天有免費餐可蹭吃。”誒,講多錯多,三緘我口為上策。

原本此事就告一段落,反正在大斗心目中,父母的心臟是偏歪的,永遠偏袒向着那個孻女。可是,不懂是有意還是無意,偏偏那個小斗居然空着雙手而至,把咱們望穿秋水的比利時黑巧克力,完全置於腦後。這還不夠過份,人家送她姐的,她靜悄悄也全消化掉,並補一句:“我以為你們都不吃(甜)嘛。”

就在其姐暴謔她獨吃難肥之際,突然大家的目光不由己地,同轉往一個方向瞅去——自從甩掉了嬰兒肥後就一副奀挑鬼命狀的小斗。大斗這時才終於有個明白的真相,為何自己得砸大把金錢和時間去健身中心,恐怕就是太慷慨分吃之故(淚崩)。啊,這可真趕上新年新願望:獨吃瘦身!

文/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