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熱過不知熱

說到秒速入冬這茬呀,科科,禁不住想起某個凌晨,起身摸上廁所的驚悚環節。原本瞇着雙眼的(為力保在半睡眠狀態等下還可以重續舊夢自是不開燈啦),不意屁股方觸到馬桶蓋,火速的彈跳了起來,還情不自禁地就把美國候任副總統的名字脫口倒喊了出來:“Alamak!”(姑奶奶的這簡直驚嘩蠢夢不是。)

沒別的,暖屁股貼到冷冰冰的馬桶蓋唄。(還好不是熱面孔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善哉善哉。)

Advertisement

正所謂,熱過不知熱,冷過不知冷,人就是靠這點遺忘本能才不至於患上焦慮症吧。在大馬被熱到發瘋時,特別想重刷《冬季戀歌》——哈,看一看漫天飄揚的雪花,可以讓心透一透涼,期望有散熱效應這樣。

現在?現在當然冷到扳着手指頭,數着打道回馬的日子啰。(其實還未真正進入隆冬呢。)

記得赴美前,一次跟晨友扯淡,不懂怎麼扯到日本那種有保暖功能的暖座馬桶蓋。哈,當時大家居然不約而同的,一致以同仇敵愾的語氣直批:“坐下去溫溫的讓人覺得很核突。”

好像剛剛有人坐過才離開

哎呀,這自是不能怪咱們老土,當時大家所能聯想到的,很自然接軌到“好像剛剛有人坐過才離開”,那種幾近“肌膚之親”的感覺,豈能不噁心呢。別說光着屁股坐馬桶,就算是坐上溫溫的椅子,都感覺不妙啦。

相比“去日本買隻馬桶蓋”,一窩蜂入坑的中國大陸奇葩旅遊團,令人更好奇的是,從來無敵主張享樂主義至上的老美,居然對日本那種“如沐春風、讓屁股潔淨如玉”的馬桶蓋,完全無動於衷。怎麼會這樣?

難不成,他們對於暖馬桶蓋也有心理障礙?所以寧願捨近求遠的,但求頭頂上加粒spotlight發熱,也不願屁屁坐下去溫溫?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