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歲月長衣裳薄

有個長期飽受失眠折磨的大媽晨友,這早失驚無神唐突的問了句:“你會怕死嗎?”蛤,晨早流流,還真有點被她的問題驚嚇到,一時真不知怎樣回答她才好。不過,她很快接着又說:“我很怕,想到都睡不着。”

啊,不懂是她太擔憂這問題才影響到失眠,抑或是失眠才使得她胡思亂想——這就跟“先有雞蛋還是雞”存在着同樣的死循環。

Advertisement

其實,老娘最怕的,就是管不好自己的嘴巴,沒經過腦子就亂 廿四的惡習。一個不小心造成語言車禍,到時該怎收拾現場呀。所以,為了不顯輕佻,謹慎地再三斟酌了會兒,遂坦白說:“孩子小時,會想會怕,萬一自己有什麼冬瓜豆腐或三長兩短,孩子該怎辦好,光是用想都叫人憂鬱了。特別是,要被推進手術室那瞬間。”(女人嘛,體內零件尤其多,這個那個故障總有時。天曉得,到了地府門前,還能不能再兜回來呢?)

大限遲早總有來臨的一天

現在?現在自然就不要再去多想了。多想無益,反正大限遲早總有來臨的一天,只是不懂以怎樣的模式降臨而已。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顧好自己,省得給人添麻煩。都這個時候了,最怕的好像不是死,死不過雙腳一伸就歸西去了。最怕的是病痛,折磨自己還要連累別人。

“醫生說我有憂鬱症。”她突加多一句說。

啊,又是憂鬱症……這病症貌似在跟每個女人生死搏鬥前的熱身戰。不過她尚算好,有個相濡以沫的老伴,每早風雨不改相伴出來運動。

倘若遇到扞格不入的枕邊人,把自己的淺薄和輕薄視為正當知識,看到的症狀就成了矯情、鬧彆扭,甚至躲懶的藉口。這病症,似乎成了一種婚姻關鍵性的酸鹼PH檢測劑、夫妻苦難分飛的惡德。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