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歪嘴雞大考驗

突有種感覺,在這10天隔離生涯,其實,是老娘有着一場地魔意識,面對自我坦誠大考驗來着。

就說嘛,在老娘乏善可陳、簡單無趣活過的幾十年生活中,其中尚能與世偃仰獲得至大樂趣的,不外源之於對盤中食從來毫無偏見的吃貨本性。無論是天空飛的、地上走的、水裡游的、人工做的,統統不挑不揀,牛嚼牡丹。

Advertisement

老娘一直這樣認為,也從沒懷疑過這點。直到這段被軟禁期間始發現,自己,其實,是有特意在避開諸多食物的。

比方說,鹼水麵。

儘管沒有很多外食的經驗,但偶爾去買菜,會心血來潮順便打個游擊吃頓早餐。不管是咖哩乾撈還是小炒,幾乎毫不遲疑直接跳過選擇黃麵,也不是說米粉或河粉比較健康。與其說不喜歡那股鹼水味道,不若說從小對這種麵食,有負面心理陰影。而且,這個陰影可追溯到母親的習慣那邊去。

還有,香腸。

印象中,以前是挺喜歡吃的,特別是煮快熟麵時,加兩根下去,比加雞蛋更飽和實在些。可是,不懂打從何時開始、基於何種原因,自己變得提不起勇氣把香腸放進嘴巴去。就算把它切成八爪魚狀,也不行。甚至連那在很多韓劇皆有植入廣告的爆款炸香腸,也是望之生畏。

至少每天吃一頓住家飯菜

當然,還有辣的食物。不是不吃,而是吃不了。老娘的口感耐辣度,說得難聽點,是低得跟還未開葷吃辣小屁孩相差不遠。

更甚的是,實際上,老娘對外食率的容忍值並不高。乃至就算去度假,寧可去家庭式的度假村,可上超市買些當地食材回來自己開伙——至少保持每天吃上一頓住家飯菜這樣。

沒想在這波被隔離風中,迎面撲來的幾乎都是“類國食”——才知道自己頗算歪嘴雞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