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搞搞儀式感

大年三十,為了來點儀式感,老娘決定隆重其事的,煮個滿大桌菜唄——當然這是相對性的畢竟就老兩口子。

菜單是好些天來,每晚在掉進黑甜鄉前,像催眠曲般來回在腦海暢遊擬定的。(哎呀,老娘有很多現實限制因素要考慮嘛,特別是另一枚老鳥的食量,簡直跟鳥吃的份量差不多,就啄那小兩口肉、幾條青菜這樣而已。)

Advertisement

最後敲定:最拿手(馬前失蹄比較像是看家本領)就是烤一味燒肉。(早就搶購了一塊五花腩,並預早3天前在冰箱醃着,兼給豬皮吹乾冷風。如此一來,烤着時可見那皮,在爐火中像吹波波的冒出,吃時口感就會啵啵脆了。)

燒肉吃不完(那是肯定的),接下來既可以做扣肉,亦可以燜芽菇或荷蘭薯。反正燒肉這個大咖,隨時埋位隨便拉個配角,即可上演的劇本多的是。

一年又一年被蒙了幾十年

然後,浸半邊雞做白斬雞,重點是,就想要那雞湯——做鮑魚湯。巨人超市賣新鮮剝半殼的鮑魚,一粒才兩塊多錢,雖然個頭就像湯匙那麼大小而已——以“粒”做量詞可想而知。(唉,今年的鮑魚完全就是斬腰價,相比去年更濫市。可憐的養殖人家,恐怕要哭喊血本無歸了——在這新年裡。)

再清蒸一尾魚,儘管名副其實是“多塊魚”,可事關意頭重大,有魚好過無餘呀是不是先。(小小聲地說,其實,魚才是咱們的正角兒,就愛吃它,貪咬得動兼不會塞牙齒。)

此外,再擺個青菜:上湯蝦球冬菇芥蘭花。

有沒被老娘唬到?看仔細點,哈,洩底了——全是煮來不費工夫的。家人就這樣,一年又一年,被蒙了幾十年。說好聽的,吃得清淡;真相是,老娘這三腳貓的煮工,混吃也還行吧。

(祝大家除夕開開心心吃大餐。)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