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山離開門】後好時代

雖然對公司的去年業績表現早已心裡有數,可當得知花紅只能拿到去年的一半那種程度,大斗那個心情呀,自然是失望得老大不爽直情慍形於色。老娘俺唯恐天下不亂,還提着油去救火,笑嘻嘻跟她說起那個乞丐怒摑主人“你拿我的錢去娶老婆”的故事——試圖開解她。(對,就是每天固定給乞丐同樣數目的錢,後來因要娶老婆把“俸金”減半,而落得慘遭乞丐摔耳光兼挨罵下場。)

Advertisement

當然,她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就誠如現在的雪蘭莪州居民,打從2008第一波改朝換代後,遂享受了這10年來的免費水供(儘管就首個20立方米),如今突然說要被取消了,除非你是屬於B40的族群……你說,你說這像話麼,佛都有火啦。別說他人,就算咱家用水量也並非那麼高(人少是一回事但我們都養成是省水高手),可還是明顯覺得有被剝削了的火氣。

花紅這碼子事嘛,開宗明義就是錦上添花的,可如今的風頭火勢面臨雪上加霜的情景。(股市本來都走了差不多十年的牛市,也該到了自我調整時刻;好死不死不但屋漏偏逢連夜雨,而且還船遲又遇打頭風——還加一個爽爽就口無遮攔的黐線總統,再來個美中貿易戰,前途叵測呀。)是故,早前在公司年度晚宴時,大老闆特地抓了她和另一個職員絮叨了整晚,弄得大家都胃口大傷。

“為啥?”老娘還不知死活刨根問底去。“肯定是衰到底。”聽到她那有火有煙的口吻,還不急噤聲。果然,好年代的氛圍是,聖誕節前夕大家歡歡喜喜獲知花紅所得,然後高高興興散band回家過大日子。據悉,今年各部門的波士從後門急閃,大家最後一分鐘才在電郵獲知——根本沒給你機會上訴。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